cookieOptions = {...}; .掘金 5G 時代,邊緣運算會是下一個新趨勢?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9年7月29日 星期一

The future of edge computing



來源:亿欧网

邊緣運算指的是,在更為靠進用戶或者數據的一端,透過聚合網路傳輸、運算、儲存、軟體應用等設備,以及能力單元,對外輸出更為智慧化、高效即時、並且能最大程度保障安全及隱私的 IT 服務。
邁入 2019 年以來,伴隨著 5G 商用化進程的持續推進,在 5G 通訊廣連接、大流量、高頻寬等,技術優勢的有益賦能之下,邊緣運算一度被譽為是 5G 時代的下一個趨勢

但在 5G 商用尚且沒有開始的情況之下,邊緣運算在當下時期,獲得市場的一致看好,是否言過其實?邊緣運算與 5G 的關係,真的有那麼牢靠嗎?系列問題值得思索。

邊緣計算的崛起,得益於 5G 標準的制訂
其實邊緣運算以及雲端運算,都只是相對於空間位置遠近,而決定劃分的,具有不同功能特色的綜合化平台。區別於雲端運算集中式運算,並統一調配的業務輸出模式,邊緣運算更強調邊緣端的自主決策,以及業務分配,寄希望於透過邊緣端的運算以及服務,提供更加靈活自由的網路服務,強調去中心化,以及分布式運算。
3S MARKET事實上安控應用領域,一直是在邊緣運算發展上,最典型的例子。當然,所謂智慧化,就是從單工不斷朝多工邁進。事實上安控應用上,一直強調所謂的即時處理,就是邊緣運算所追求的,請繼續看下去,就能明白⋯⋯

在具體的物理形態上,邊緣計算介於終端感測器與雲端運算之間,並且針對某一特定場景,聚合了網路通訊設備、電腦、伺服器、儲存系統、軟體應用等功能單元,是一個具備能夠解決當下場景中,特定問題的軟硬一體化平台。

由於能夠在邊緣端進行自主的處理以及運算,不需要將所有數據上傳雲端,這不但有利於保證隱私數據,同時也有效舒解了,將所有數據上傳,造成的網路頻寬壓力。

此外,就近進行數據處理,更縮減了數據傳輸的路徑,提升了數據反饋,以及運算的速率。

可以說,邊緣運算所具備的技術優勢為其發展,以及廣被看好奠定了基礎,但以上要素,卻不能構成當下時期,邊緣運算廣被看好的核心原因。

其實早在 2013 年,邊緣運算便作為一個專業名詞,被正式提出,可以說邊緣運算的發展,是伴隨著 4G 網路的鋪設,以及商用化進程而推展開的。

但是,邊緣運算並沒有伴隨著 4G 通訊的發展,而取得特別大規模的發展以及運用,這與 4G 標準在制訂過程中,並沒有考慮到如何把邊緣運算納入。

這一概念納入其中有關,最終導致了 4G 網路,並不支持大範圍的邊緣端物聯網。這也促使了運營商在實際部署網路時,異廠家設備不相容,不同邊緣端設備,互相割裂等問題的發生,這是 4G 時代,邊緣運算難以發展起來的關鍵所在。

為瞭解決 4G 時代的痛點,早在 5G 研究初期,5G 標準組織(5G PPP)在這制訂標準之初,便最大範圍的引入了全球各大設備廠商,加入並共建標準,實現了全球化標準的統一,並且將 MEC(多接入邊緣運算,Multi-Acess Edge Computing)與 NFV 和 SDN 認同為, 5G 系統網路重構的一部分,並成立相關小組專員推進。

如今 5G NSA 標準制訂工作已經基本完成,相應的商用化進程,也已經在持續的推進,預計全新的 SA 標準,也將在將在今年 6 月份左右凍結完成。在新的通訊技術變革面前,邊緣運算再度熱起來也再所難免。


邊緣運算下一步,協同雲端同步智慧
邊緣運算透過邊緣,以及雲端數據分離的模式設定,對優化不同領域的數據結構,保證不同產業之間的數據隱私,以及安全問題意義非凡。而 5G 產業發展對於低時延,高可靠的通訊要求,更是進一步促進了邊緣運算的發展。

此外,5G 標準設置之初,就面向於大連接物聯網場景,而開發的 mMTC 通訊技術,為 5G 時代物聯網產業的爆發,奠定了基礎,從未來物聯網運用場景,將覆蓋汽車、家居、工業、智慧城市等多個領域來看,5G 時代物聯網技術在多個領域的爆發,也勢必為邊緣運算的發展以及運用,帶來更加豐富多樣的場景化需求,以及可能性。

據 IDC 預測,到 2020 年,將有超過 500 億的終端與設備聯網,而有 50% 的物聯網網路,將面臨網路頻寬的限制,40% 的數據需要在網路邊緣分析、處理與儲存。

邊緣運算市場規模將超萬億,成為與雲端運算平分秋色的新興市場。而在對岸中國市場方面,據 CEDA 預測,2020 年中國物聯網市場規模,有望達到 18300 億元,年複合增速高達25%,中國邊緣運算發展,將在接下來的兩年迎來高峰期。

伴隨著邊緣運算的崛起,雲端運算的成長比重,必然將會受到一定的抑制,但是並不存在邊緣運算,將會替代雲端運算一說。

邊緣運算的崛起是必然的,但是其最終將會形成一種,與雲端運算相互協同,各自優勢互補的發展態勢。雲端運算將會更加的聚焦大數據分析,以及處理層面,對外輸出更加智慧化的決策,以及控制命令。

而邊緣運算靠近執行單元,能為雲端所需高價值數據的採集,和初步處理提供更充分的支撐。
邊緣運算發展機會議探究:伺服器、光模組…
5G 商用化初期,行業發展機會更多的聚焦於,底層基礎設施的構建環節。由於 5G 基地台的需求密度,大於傳統的 4G 基地台,這也就意味著需要更大量的基礎設施投入。

此外,5G 通訊面向 eMMB、URLLC,以及 mMTC 三大應用場景而設,不同場景下的業務需求,又對不同運算性能的服務設備,提出了不同層次的要求。

伴隨著邊緣運算的興起,大量的邊緣設備市場逐步形成。與此同時,大量助推邊緣端設備升級改造,進一步滿足 5G 通訊,及相關業務需求的市場,也正隨之而生。這一過程中,基於 OTII 標準的通訊類企業伺服器,以及通訊光模組等產品,將成為行業發展的最先獲利者。

OTII 是開放電信 IT 基礎設施的英文縮寫,與通用運算器相比,基於 OTII 的邊緣計算伺服器更加的,面向於 5G 和邊緣運算等場景,進行針對性客製化,能耗更低、溫度適應性更寬、維運管理更加方便。

另一方面,光模組作為 5G 網路實體層的基礎構成單元,是無線傳輸功能實現的關鍵環節,其成本在通訊系統當中的佔比不斷增高,部分設備中甚至高達 50~70%。

5G時代,為了滿足 5G 三大場景的綜合通訊需求,5G 光晶片將從 6G/10G,升級到 25G 的晶片模組,相關模組也面臨著一次巨大的升級,光通訊領域也將在 5G 基建過程中的獲益匪淺。

此外,5G 時代,伴隨著邊緣運算的持續發展以及深化,在基建工作開展之外,邊緣運算還將迎來,包括車聯網、AR/VR、安控前端智慧、工業控制等一大批新興的應用場景。由於同樣具備低時延的網路需求,邊緣運算的發展,對上述產業發展的作用非常重要。
從長遠的角度來看,5G通訊的發展必然助推邊緣計算市場的空前發展,邊緣計算最終與雲計算產業發展平分秋色,協同互助的局面也將最終成型。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目前 5G 標準制定已經基本完成的 NSA 組網模式,其實更多的只是支持 5G 三大場景當中的 eMBB 場景,而更能夠滿足邊緣運算,發展需求的 SA 組網模式,尚且還沒有完成。

目前各大電信商開展的 5G 佈局,也仍然是基於 NSA 組網模式的SA組網模式,距離正式開展商用化佈局,仍然需要時日,所以對於邊緣運算的投資佈局,仍然需要保持謹慎。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