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智慧可穿戴設備的時尚化能否真正實現?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9年5月3日 星期五

6 Wearable Personal Safety Devices That Made for Women Safety


源:脑极



數位技術對生活帶來的重大改變,在智慧手機上的展現,算是最深刻、最久遠的一項。但過去十年來,也有人不斷在思考,能否讓實體物品,也成為資訊交互的一部分?比如,不需要依賴螢幕、鍵盤、滑鼠等等,就可以進行數位化的活動。

這種理念也帶來了智慧硬體,尤其是可穿戴設備的興盛。但經歷了魚龍混雜的產業競爭,和大浪淘沙的市場考驗之後,智慧可穿戴設備產業,已經呈現出了明顯的變化。

kechuandai042501

因此,當前不久Google 先進科技與計劃部門(ATAP)負責人 Ivan Poupyrev在TED大會上,再一次試圖「安利」搭載著計算晶片的智慧夾克衫時,迎來的不是讚譽,而是一片打臉。

可穿戴設備與時尚的碰撞,結局注定會是雞肋嗎?
「再出發」的谷歌智慧服裝,究竟有何不同?

在TED大會上,Google 先進科技與計劃部門負責人 Ivan Poupyrev,穿著一件與牛仔品牌 Levi's 合作的 Commuter Trucker,展示了他們最新的智慧衣服。

他將一塊谷歌的Jacquard 晶片,放進了夾克衫的袖口內,透過操縱左手袖口上,向外滑動,就完成切換下一張 PPT。

這件事情是由晶片的突破帶來的。這塊Jacquard晶片體積非常小,大小與手指指節相近,並且可彎曲折疊,並能夠將實體物品,與雲計算連接在一起,實現辨識手勢等控制功能。續航能力上,Google 表示這個設備,一次充電可以使用兩周時間。

kechuandai042502

而衣服由可導電且防水的特殊織物做成,透過雙擊袖子、向內滑動、向外滑動這三種手勢,就可以完成多種關聯的操作。李維斯還推出了匹配的應用,用藍牙將衣服連接到手機上,就可以對它的功能進行自定義設置,像是透過雙擊袖口播放音樂之類的。如果手機突然來電、或者突然播放音樂,可以用手掌按住袖口啓動快速靜音。

實際上,這個產品從2017年合作至今,市場反饋一直平淡無奇。


因為這些一塊智慧手錶就可以做到的事情,被加成到衣服上之後,售價高達350美元。而且,總不能為了享受「極客」的身份感,就每天都穿著同一件衣服吧?

kechuandai042503

將智慧晶片塞進服裝裡的創意,並非谷歌的專屬。事實上,在2014年就出現過,能夠檢測身體機能的「智慧服裝」。比如ATHOS訓練服、Sensoria的襪子和衛衣,甚至傳統時尚品牌Ralph Lauren,也推出過類似的跨界單品。

這些衣服往內置了一大堆感應器,有測心率、呼吸率、肌肉運動等,聲稱測試結果,比智慧手環更加準確。當時還有分析公司發表了報告,認為到2020年,智慧服裝的年銷售量能達到 1000萬,遠高於2013年的14萬件。


結果顯而易見,距離2020年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可穿戴的智慧服裝依然沒有「飛入尋常百姓家」,而2013年那點燃了這把「火」的「14萬件」,其實也基本都是由專業運動員承包的。

kechuandai042504

「偽需求」、不具有實用價值、技術成熟度低,是智慧可穿戴設備的最大缺點與時尚結盟就能改變這些軟肋嗎?從「智服裝」這一品類身上,似乎很難得出肯定的結論。

不過,從更新換代的谷歌可穿戴設備身上,倒是可以看出一些具有新意的地方。比如:

1.電子元件的微型化、可折疊化。
傳統的「智慧服裝」如果要實現一定的功能管理,往往需要加載一大堆電子零組件。以ATHOS 訓練服來說,一套衣服就整合了3類32個感應器,使其很難帶來舒適的使用體驗。

而Ivan Poupyrev安利的Jacquard晶片,是在2015年Project Soli基礎上打造的。Project Soli 是一個,大小接近於指甲蓋的雷達晶片,透過無線電波反射探測周圍環境,並被批准在飛機上使用。因此,Jacquard晶片無論是大小還是物理形態,都有著更強的應用適配性。

2.雲計算+AI帶來的有效智慧。
智慧硬體的反對者持有一個觀點,那就是幾乎所有可穿戴設備,都是由一個固定模式打造的,那就是任何東西+感應器+晶片+某種網路連接手段,藍牙、2345G、WiFi、NFC等等,這種「萬物互聯」的數據收集和處理,不僅無法產生附加價值,還經常變成干擾。

但情況正在改變,隨著微型電腦晶片,與雲計算等技術的突破,目前的微型晶片已經可以即時大規模數據,比如MIT研發的晶片,可以每秒171幀的速度,處理即時相機圖像。

谷歌的Jacquard晶片,則可以透過與雲端計算,連接處理複雜的問題。目前,谷歌正計劃增強服裝對人雙手抱頭、十指相扣等不同手勢的辨識,以及將植物被觸碰時的反饋可視化。

Ivan Poupyrev稱:「當你這塊晶放入到不同的物體內時,它會辨識你插入的區域,並重新配置自己,以便為那些特定的物體啓用特定的功能。」可以說,雲計算和AI能力的下沈,正在讓可穿戴設備真正地「智慧」起來。

kechuandai042505

3.商業落地的良性轉化。
給大家講一個鬼故事——「生態」。這兩個字所代表的商業模式,現在看來要嘛,是巨頭們才玩得轉的科技遊戲,要麼是畫餅充飢收智商稅的資本遊戲,但在幾年前,幾乎所有智慧可穿戴設備玩的,都是這套商業模式。

以硬體切入某個細分市場,結合(很小的)大數據來建社區,透過內容+服務(比如醫療、課程等)來實現軟硬結合的「生態平台」。

經歷了市場開荒之後,這個高度雷同的「鬼故事」,都難以為繼,而相繼迎來了破發。新的商業前景在哪裡呢?谷歌將時尚單品與智慧硬體相結合的傳統道路,或許能帶來新的啓發。

利用服裝這類實體商品的體量,讓智體服裝、鞋款等實現規模化生產,將技術原型變成低成本、實際可用,無疑是可穿戴設備的新機會。

努力中的可穿戴設備,依然無法逃離冷靜期
當然,這些新變化並不意味著,市場能夠很快復甦並蓬勃。實際上,推廣這種新型智體可穿戴設備,依然是一件難度很大的事情。

首先,可穿戴設備的智慧化與手機不同,可替代性太多,其更新換代與技術附加值,很難被消費者真實地感知到。至少目前為止,谷歌智慧夾克衫上,我們所見到功能依然非常有限,划拉個PPT、播放個音樂,對消費者來說,顯然不是足夠有吸引力的賣點。在此基礎上,售價要是相比其他同類產品高出不少,顯然無法獲取上規模的用戶。

另外,智慧行為往往需要大量數據作為支撐。谷歌智慧夾克衫就不斷升級,去年還推出了收藏地點,Uber、Lyft司機接單時發送提醒等功能,但這也成為了用戶擔憂的問題。

Ivan Poupyrev稱,Google目前會保存Jacquard晶片,收集到的資訊,但對於如何處理並應用它們,也是阻礙用戶嘗試的關鍵因素。

更何況,由於單個硬體能收集的數據類型和規模,都非常有限,真正的智慧化必須依賴,多種智慧硬體設備的收集,和數據共享才能實現,即便是蘋果、谷歌這樣的體量,也需要選擇去中心化的方式來「抱團」。

用戶的數據和隱私,如何在多硬體聯動的「生態」中進行流轉,只要還沒有第三方機構,和開放標準的有效約束,恐怕消費者們都會保持觀望態度。

可穿戴設備與時尚結盟,是個好主意嗎?
當可穿戴設備開始追求本身的使用價值,就會陷入一個無解的命題:它本身就不是以「剛需」為原點存在的。

如果要給這些智慧硬體一個定義,那一定不是「剛需產品」,而是幫助人們生活的更加舒適、便利。因此,它永遠不可能像普通的服飾鞋襪一樣,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是透過特殊的功能、外形、文化符號,成為一個群體或圈層的身份認同。

就像賈伯斯給蘋果的定位一樣,蘋果確實不斷讓智慧手機、手錶、耳機等,原本以科技愛好者、運動人士為目標的產品,走向了更開闊的消費市場。

於是,大量智慧硬體廠商,也開始著手尋找自己的潮流icon和靈感繆思,試圖以「時尚」作為內容工具,打造市場穿透力。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耐吉、愛迪達相繼放棄的智慧跑鞋,也在李寧小米設計師的改頭換面下,被重新推向市場;因為無法達到醫療級別,而宣告涼涼的健康管理硬體,也正在以珠寶首飾的形象「還魂」。

比如能夠發出久坐提醒、紫外線檢測的寶石項鍊,能連接智慧手機的Ringly智慧戒指,整合了動力馬達,可以自行調節鬆緊的Belty智慧腰帶等等……

kechuandai042506

在可穿戴設備時尚化的過程中,科技公司徬彿陷入了一種集體矛盾——功能性與外觀的矛盾。

正如Ringly智慧手鐲的創始人所主張的那樣,這些時尚智慧單品,拒絕成為功能複雜的機械設備,而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設計本位」。開發者們希望它們即使沒有任何功能,僅憑外觀就能吸引消費者(主要是女生)購買。

我們無從得知,偽裝成時尚單品的它們,如果失去了獨特的智慧功能,潛在用戶又如何會被其所吸引呢?如果添加更多功能,又如何解決單品設計和材質等,對電子元器件的限制。有時候,這些產品往往會被加上燈光、馬達之類的物理「特效」(用來提示手機資訊),實在很難讓人真情實感地,說出「比傳統首飾更美觀」的話。

之所以會產生這種錯位,歸根結底還是在傳統時尚品牌與科技公司截然不同的邏輯上。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時尚品牌,開始向科技靠攏。但這種親近更多地體現為,一種文化符號的自我吸收。像是讓無人機取代超模,「拎著」包包進行「走秀」展示;或者是引入虛擬現實技術向顧客展示新一季時裝秀,亦或是推出「智慧皮膚貼片」之類的美容硬體。

本質上講,傳統時尚品牌,並沒有把科技產品,看做是自身業務的一部分,「智慧」「科技」這些特徵的引入,只是它們貼近自己的顧客和粉絲,透過一種現代化、潮流化的方式與他們交流罷了。

kechuandai042507

與之相比,科技公司的「時尚化」就顯得有點邏輯混亂了。各家爭著在設計上下功夫,並且紛紛砸重金想與時尚、奢侈品公司,玩個「跨界」鍍層金,卻忘了傳統時尚圈,自上而下的模式,根本無法套用在智慧可穿戴產品上。按照這種方式對待智慧產品,基本就和蘋果的奢侈品策略一樣,是自尋死路。

換句話說,阻礙可穿戴式設備,走向主流的不是技術,也不是時尚,而是缺乏清晰的產品邏輯。要麼,將可穿戴設備作為「甜點」「逼格」,變成一種與用戶溝通和提升品牌文化屬性的工具,帶動核心業務增長。

比如手機廠商推出的時尚硬體,大多是類似的訴求;要麼就在工程設計上發力,解決了某種實在的痛點需求,現在很多智慧設備連多輪對話、手勢識別都無法實現,更談不上打造出用戶真正需要並願意「穿出去」的產品了。

「既要……又要……」固然是一種理想狀態,但只會讓智慧可穿戴硬體公司既無法討好挑剔的極客,又無法博得時尚弄潮兒歡心,最終距離真實的消費市場越來越遠。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