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螢幕正在毀掉童年嗎?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9年7月15日 星期一

9 signs your child has a screen addiction



Ifanr






前段時間在電影院看了《玩具總動員 4》,故事延續了玩具與陪伴的話題,但卻把遺忘作為了影片的落腳點,牛仔胡迪逐漸不再被新主人邦妮需要,黛比娃娃不擇手段,只是為了讓主人記起自己。


在這個系列動畫裡,玩具象徵著我們的童年,而第三部裡 18 歲的安迪與胡迪他們與的告別,則可以看作童年的遠去,讓無數人淚目。


然而現在的小孩,可能不會再被這樣的場景感動,要知道《玩具總動員 3》上映的 2010 年,智慧手機還不算普及,4G 網路的覆蓋率只有為 0.2%

9 年後的今天,陪伴孩子成長的,往往不再是玩具,而是各種電子產品的一塊塊螢幕,但這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卻很難下定論。


在美國,一些父母為了讓孩子遠離螢幕,不惜花費幾百美元聘請「遠離螢幕育兒師」。而在全世界一些城市,螢幕卻被寄予了改變命運的厚望。

「遠離贏幕育兒師」興起,美國富人正在逃離螢幕
《紐約時報》報,一種叫做「遠離螢幕育兒師」(screen-free parenting coach)的職業正在美國興起。這些育兒師要做的,就是教導一些父母,怎麼讓孩子遠離螢幕。

Gloria DeGaetano 是西雅圖一位「遠離螢幕育兒師」,她成立了一家育兒學院,由 500 個像她這樣的「遠離螢幕育兒師」組成。這些育兒師的收費並不便宜,在中小城市和農村地區,收費為 每小時 80 美元,而在大城市的價格則在 125 美元- 250 美元一小時不等。

據悉這些家長,通常會報讀 8 到 12 個相關課程,這顯然是一筆不小的花費。

很多 90 後小時候,都有被父母限制看電視時間的經歷,為了不被父母發現,甚至想出用濕毛巾擦電視後蓋的奇招。


可這些為此專門花錢,請人培訓的父母,對於讓孩子遠離螢幕的執念,已經遠遠不是當年的爸媽,可以相提並論。

一些「遠離螢幕育兒師」表示,父母最希望他們幫助解決的問題,是孩子對螢幕的成癮,然而這些父母,大都已經習慣用手機來娛樂消遣,他們已經忘了沒有手機的童年,是怎麼度過,要怎麼在沒有手機的環境下,與孩子相處一個下午,很多父母對此感到困惑。


因此育兒師,對這些父母的其中一項培訓,就是透過記憶訓練,讓他們回憶起童年,他們可能會回想起小時候畫畫,和看月亮的場景,這些父母也覺得不可思議,不過育兒師 Cara Pollard 表示:

這太難了,他們可能會感到不太舒服,但他們只需要記住就好。

而一些育兒師給家長的建議,讓人懷疑是否真的有效,比如 DeGaetano 會讓客戶保證,孩子有足夠的運動,而另一位育兒師則會給孩子提供,一個活動空間來玩積木和繪畫。


這些方法都是希望,給孩子培養新的興趣,來取代電子產品,這個道理誰都懂,可事實上幾乎你接觸到,所有的科技網路產品,都在「讓你沈迷」這件事,做了大量的努力,很多時候,連成年人都不能自拔,何況是未成年的孩子。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父母對於孩子,沈迷電子產品的焦慮,已經被包裝成商業化的產品,並逐漸支撐起一個新的市場。

在美國還有人發起了「Wait Until 8th」的運動,號召父母們在八年級(13-14 歲)前,不要讓孩子使用智慧手機,在 2017 年就已經有 49 個州、2100 多個家庭、500 所學校加入,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加。


而且美國富人家庭,對於智慧手機等電子產品,要更加警惕,也願意為了孩子,遠離螢幕花費更多。

《紐約時報》一篇文章指出,越來越多的螢幕,出現在窮人的生活中,而螢幕正在從富人的生活中消失。

在美國,在沒有手機的情況下生活一天,不打電話,不上社交網路,不回電子郵件,已經成了一種身份象徵,人與人的接觸反而成為一種奢侈品。

為了讓自己和家人遠離螢幕,富人們往往要在螢幕之外,花更多的錢。當越來越多公立學校和科技公司合作,給每個孩子配備筆記型電腦和平板電腦,一些科技含量更低的私立學校卻昂貴得多。

圖片來自:PopSugar

在矽谷,那些科技公司的精英階層,反而認為盯著螢幕是不健康的,他們最希望把孩子送入當地的華德福學校 (Waldorf),因為這所學校承諾,提供一種回歸自然,不使用螢幕的教育。

上世紀 80 年代,科技和產品一度是財富和權力的象徵,可是如今智慧手機,基本成為每個人的標配,逃離螢幕反而是一件難以做到的事,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很多人都已經不能離開一塊塊螢幕。

麻省理工學院的科技社會學研究教授 Sherry Turkle 認為,螢幕就像快餐店一樣,要讓窮人和中產階級逃離螢幕,就像不吃快餐一樣困難。

螢幕讓人「變笨」,也在改變命運
螢幕對於兒童成長,造成的負面影響,已經有很多研究和調查證明。比如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透過對 1.1 萬名兒童的研究,發現每天看螢幕超過兩個小時的兒童,在思維和語言測試中得分較低。

西雅圖兒童醫院醫生、美國兒科學會《螢幕使用時間指南》的作者 Dimitri Christakis 也表示,就算幼兒在 iPad 學會玩虛擬積木,也不會因此獲得,搭建真實積木所需的能力。


此外還有研究指出,螢幕使用時間,與憂鬱症之間有相關性。頻繁使用社交媒體的八年級學生,患憂鬱症的風險增加了 27%,每天在電子設備上花費 3 小時,或以上的青少年,有自殺傾向的可能性高出 35%。

可拋開劑量來談毒性,往往都是耍流氓,無差別地對憂幕避而遠之,是不是對於兒童的成長最有利的?儘管對電子產品的「技術上癮」不是一件好事,但螢幕對於孩子教育和成長,同樣有積極的一面。

相信很多人,去年都曾被一篇《這塊螢幕可能改變命運》的文章刷屏,對岸中國貧困地區 200 多所高中,透過直播名校成都七中的課程,有的學校本科升學率漲了幾倍、十幾倍,還有 88 人考上清華北大。


一塊螢幕縮減了這些學校和學生,和一線城市教育資源的差距,給了很多貧困學生改變命運的機會。雖然網路直播課,不足以徹底解決教育資源不平等的問題,但至少沒有加劇這種不平等,反而在一點點拉平教育的水平線。


任何顏色車牌——都拍攝的清清楚楚!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