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臉部辨識無處不在,個人隱私還安全嗎?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Is facial recognition technology an invasion of privacy?



科寶電子官網 www.cop-security.com

來源数智网




臉部辨識無處不在,當你使用蘋果的 Face ID 解鎖 iPhone 時候,當你在機場檢票口登機的時候……顯然,臉部辨識已經不僅僅存在於,虛幻的未來科幻電影之中,如今,它已經開始逐漸走進了「千家萬戶」。因為越來越來多的生活家居產品附帶智慧功能。

当智能家居的面部识别无处不在,你的个人隐私还安全吗?


比如,Nest生產的Hello門鈴可以辨識出熟悉的面孔,來告知用戶究竟是誰打來的電話。Nest Cam IQ室內、室外的智攝影機均可以監測到誰在家中,誰在門外。甚至,售價為2900美元的索尼Aibo機器狗,也能夠知曉是誰在給他提供骨頭,這也是這款產品非常重要的特性之一。

與此同時,市場上這一趨勢也沒有放緩的跡象。TP-Link Kasa公司智慧家居產品線在今年1月的CES大會上,推出了具備臉部辨識功能的攝影機。

製造商們已然將臉部辨識功能,當作了產品的「賣點」來宣傳。但是,仔細想一下,我們的生活中真的需要在花園、廚房、臥室中都接受毫無緣由、令人無法喘息的的臉部辨識功能嗎?

從目前的發展趨勢來看,我們徹底擺脫設置在機場、零售商店等等公共場所的臉部辨識應用,貌似不太可能。但是,當用戶開始蒐集來自於家庭、朋友、陌生人的生物特徵數據時,其實從另一個側面,也意味著觸碰到了道德底線。

或許用戶透過臉部辨識功能的攝影機,知道誰在自己家門口時,得到了短暫的內心平靜、安全感。但卻是以犧牲其他人的隱私為代價的,他們的生物特徵數據,隨時可以發送回製造商甚至駭客


關乎合法什麼事?
考慮道德的時候,不妨先考慮一下法律。即使目前還沒有任何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法律,可以管理臉部辨識,依然無法阻擋數據隱私問題在美國國會上熱議程度。然而,三個州沒有等到國會採取行動。

2008年,美國伊利諾斯州通過的生物辨識資訊隱私法(BIPA),是最古老和最嚴苛的立法。它規定了如何收集、儲存、使用甚至銷毀生物特徵資訊。一年後,德克薩斯州通過了《德克薩斯州生物辨識隱私法》,而兩年前,華盛頓簽署了自己的州議會1493法案。

當然,這些法案主要針對商業應用,不適用於保護住宅或私人財產上的生物特徵數據。包括紐約在內的其它八個州,也試圖透過保護生物辨識資訊的法律,但最終以失敗告終。阿斯彭政策中心負責人貝齊庫珀 Betsy Cooper表示,現在法律環境還不確定。阿斯彭政策中心,以 Y Combinator 等技術孵化器為模型,向技術專家傳遞政策制訂的相關細節。

貝齊·庫珀說:「人們對生物辨識身份,以及如何進行管理越來越感興趣。我的研究顯示,這些主要集中在私人實體上。因此,公司使用這些數據,而不是私人消費者使用這些數據。這就為消費者將受到怎樣的影響,增加了相當不確定的因素。」


你被拍攝中,請保持微笑
貝齊庫珀接著說,當捕捉他人的生物特徵資訊時,不僅僅是關乎合法還是非法。當一個戶主增加了臉部辨識技術,複雜的關係開始起作用。「這其中存在著深刻的倫理問題。因為雖然個人與跨過門檻的人之間的關係較為清晰,但跨過門檻的人,與其他所有公司參與者之間的關係,卻不那麼清晰。」

對於庫珀而言,這個問題涉及到設備製造商如何處理,與用戶關係親密的人,或者客人的生物特徵數據。這意味著,在安裝攝影機、門鈴或者相關應用程序時,應該由用戶進行相關盡職調查。

所以,用戶在考慮產品時,需要仔細閱讀條款和條件,並瞭解設備捕獲的影像、圖像和臉部數據,會產生什麼後果,以便負責任地使用它。如果用戶完全忽視法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用戶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來改善自己的隱私,但最終用戶會相信,公司披露了它怎樣使用了用戶的數據。

例如,Nest在其隱私政策中警告表示,臉部辨識責任完全取決於消費者:

「根據您居住的地方,以及怎樣配置的產品和服務,您可能需要獲得明確的同意,才能掃描您家庭附近的人的臉部資訊。」


索尼Aibo也有類似的條款、條件。除了同意收集臉部辨識數據外,索尼還表示:


「每個Aibo產品用戶,需要進一步徵得數據採集同意,他將從任何他允許接近,或與他的Aibo產品互動的人那裡,獲得類似的同意。」

換而言之,這些公司透過讓用戶自己承擔責任,面面俱到地確保用戶購買的設備,接觸到的每個人,都同意收集他們的數據。但用戶也不可能在自家門前貼上「保持微笑,攝影機正在工作」這樣類似的提醒牌。看起來幾乎不可能,至少也非常不方便,需要在每次互動中,都得到明確的同意、准許。

當我們在公共場所時,有了能夠記錄我們,或捕捉我們圖像的設備,我們基本上已經放棄了任何有希望的知曉形式。貝齊·庫珀說:「隨著社會不斷發展,我們的接受度也在不斷提高。有人可以在Instagram上錄製你的照片,任何時候只要你穿過街道或參加體育賽事,到處都有攝影機,可以把你放在大螢幕上。」



個人與私人財產
作為一名房產所有者,你或許可以爭辯說,自己有權知道你的房子裡,和房子周圍究竟發生了什麼。因為有人在你的財產附近時,你有權收集他們的臉部辨識數據。另一方面,租客提出了其他一整套的問題。

在大多數情況下,這在法律上是正確的,因為沒有任何法律直接針對私人財產方面的臉部辨識管理。有關錄影的法律(使用無法辨識人臉的設備),只禁止在人們希望得到合理隱私訴求的地方使用錄影,例如,浴室。

儘管你自己的私人財產是一個確定的地方,也是絕大多數人感覺到可以自行決定,需要投入多少技術含量的產品。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位服務行業的工作人員,有必要在你住址附近經常出沒。

試想一下,我的房子很有魅力,但沒有郵箱。而我們的前門有一個儲物櫃。這意味著,我們的郵遞員必須走到我們的房子門口,打開儲物櫃,再把一堆信扔出去。

我的智慧攝影機,可能會在郵遞員接近時,收集他們的臉部辨識數據,然後將其發送到空中。那位郵遞員值得通知嗎?他們肯定不會受到這些通知的掌控。因為他們工作的一部分,是離我們的攝影機或門鈴非常近。

幸運的是,目前的攝影機和門鈴,只能報告他們看到的一張陌生臉。為了讓智慧攝影機可以告訴你誰在門口,你需要訓練它將臉部資訊,與實際的名字聯繫起來。這需要這個人多次在你家門口露面,所以一次性的來訪者,不會付出太多「精力」。


臉部辨識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
如果我們真的想處理隱私問題,我們應該從網路誕生的時候,就開始著手了。那艘船已經開航了,但很明顯隱私問題,已經開始成為公眾非常關注的問題。

Facebook在隱私問題上的人氣正在下降,在年輕用戶中尤為明顯。儘管這標誌著公眾需要科技公司承擔更多的責任,但大多數消費者,仍然很有可能為了擁有這個街區最智慧、最聰明的家,而繼續忽視這些問題。

在美國,照相機、門鈴甚至具有臉部辨識能力的手機,都必須經過訓練才能瞭解臉部表情。美國並沒有全國性的人臉數據庫。例如,當一個設備捕捉到一個圖像時,它可以從中數據庫中提取資訊。但這種數據庫確實存在於,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

儘管國土安全部堅持說,新的真實身份證系統,並沒有建立一個國家數據庫,但對於聯邦政府獲取這些國家級的數據,可能並不太困難。如果有一天罪犯或失蹤者,可以透過臉部辨識攝影機,在街上被辨認出來呢?這值得權衡個人數據隱私嗎?這就是我們社會需要做出的決定。


什麼離我們漸行漸遠?
在數據採集設備方面,我們至少需要做出明智的購買決策。是的,這可能需要額外的時間和消費者的研究。這和購買其它產品有什麼不同嗎?有些人仔細閱讀食物成分表和營養標籤。其他人研究服裝或家用產品,以確保材料是環保的、公平的貿易或當地採購的。同樣的態度其實也適用於消費技術。

或許這只是我個人對黃金法則的信仰,或是對未來的一種預感,但是我認為我們有責任對自己,甚至與我們的設備交互的人們,知曉我們的數據發生了什麼,並清楚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使用了它。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