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各方詮釋市場的危機與商機,看台灣安控產業的競爭力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20年9月7日 星期一

COVID-19's Impact on Supply Chains



3S MARKET 施正偉

台灣安全監控產業現在面臨哪些問題?如果沒有問題,為什麼這十年來會輸中國腆腆?如果沒有問題,為什麼美國 NDAA 889 禁中法令,台灣卻沒有幾家能取代中國安防廠商?如果沒有問題,為什麼喊出安控國家隊,很多廠商卻推三阻四?如果沒有問題,為什麼有些人喊出去中化,將不利國內八成弱電工程商的生存空間?

上述的問題,沒有意外,都是本位立場作祟。


有人也問,為什麼 3S MARKET 敢探討,很多業界不敢搬出檯面討論的議題?如果是這個議題,可以很自在地回答,從整體產業發展的立場,站在客觀的角度,有什麼需要避諱!

尷尬的台灣安控廠商 vs. 「狼性」的中國安防業者
中國安防業者的崛起,就只是這 10 年的光景。不談海康威視、大華,最近與一位朋友談到「宇瞳」這家中國監視鏡頭業者,這家在七、八年前才發跡的公司,短短幾年超越了福州福光、廈門力鼎……,三年前即已宣稱月監視鏡頭產量,已達到 8 百萬顆。影像監控做得比中國更早的台灣,為什麼支撐不起一家台灣自己的光學鏡頭廠?

類似的故事,在過去十年都陸續在台灣的安控業上發生。甚至有人曾說,談這些議題,根本是在「唱衰台灣」。但從產業發展的過程,可以清楚是誰「做衰了台灣」?只能遺憾地說,似乎問題都不在外人!?

更尷尬的是,這些中國安防業者的壯大,卻也一直都有台灣人、台灣公司的角色。從在商言商的立場,這並沒什麼對錯。只不過很遺憾的,是「豬沒肥,煞去肥到狗」!?


NDAA 889 兩年前一片叫好,現在卻說是危機?
現在有一群人都說,「去中國晶片」將影響台灣弱電工程業者的生存空間。我不認為這要從對嗆的角度去看這件事,而是應該從理性討論的角度來分析。

台灣有聯詠、聯發科、瑞昱、多方、芯鼎、睿緻……,這些影像監控晶片業者,如果台灣的監視業者都不願去支持,這些晶片廠商要生存下去,只好「另謀出路」。而問題又來了,傳言中國晶片都有「資安漏洞」的疑慮,如果公部門領域使用的都是這些有資安疑慮的晶片,「資安即國安」是喊好玩的嗎?很多業者也很不解,政府還在等什麼?

至於對工程商很不利的說法,包括利凌、歐普羅、立承系統……等製造業者都說,好像是說反了。因為對岸中國業者的大量倒貨,水貨、白牌價格混亂,自由市場競爭機制下,反而壓縮各階層的利潤空間。相關公部門去年就明令,不得使用中國監視產品,而民間市場部分,採用非中國晶片將可逐步導正各層業者的利潤空間。

當然,沒有大家都是好康的。台灣與美國都ㄧ樣,對於進口中國監視產品的進口商,勢必有一定程度的衝擊。但是台灣與美國中高端產品業者也都認為,限制中國監視產品,將帶來中高端應用市場的商機與秩序,有正面的作用。至於民用一般應用市場,台美業者很多都認為影響微乎其微。


立場 vs. 產業發展
前面提到的宇瞳,與其說中國業者的狼性,倒不如說他們相當有「目標性」。宇瞳這家公司,七、八年前我曾經拜訪了至少十幾次,記得我當時拜訪他們在東莞的總部,廠房外頭用紅布條貼了一個標語:做中國最大的監視鏡頭企業

後來我拜訪過的幾家江西的鏡頭廠,聽說就在合資、聯盟搞大的戰略下,宇瞳真的做到了中國最大的監視鏡頭企業。我幾度在中國的工作期間,一些中國安防公司都跟我提到過,他們要做中國第一,但從 1998 年就開始接觸中國市場的我,也一直認為這些想做中國第一的,都太言過其實了。但顯然,我必須修正我的看法了。

事實上,過去台灣也有監控廠商跟我提過,要做「台灣第一」。但這二十多年的產業發展歷程,沒想到中途殺出中國這群程咬金,卻讓一群想做,或曾經一度是台灣第一的台灣監控業者 —— 卻變成集體被弱化!?


1+1 > 2 策略思維的背後
宇瞳就是用了「橫向聯合、縱向結合」的策略。在橫向聯合方面,結合了福建、江西、湖南的一些鏡頭廠,形成了一個集中化的企業集團。據說又用分潤、分股等的方式,結合了廣西、貴州一些磨鏡片的工廠,並針對海康威視、大華等一線監視業者的直接供應,因而佔缺了中國最大的監視鏡頭企業

這連串的「集中化」,成就了「規模化」。這引發了集中採購優勢,又集中市場供應銷售,形成了中央廚房的紅色供應鏈。這種運作模式,這十年來就是台灣監控業會這麼辛苦的原因之一。

事實上,這種做法不是中國特有。蘋果從 Macintosh 電腦轉型成 Apple iPhone 智慧手機,同樣是類似這種營運策略,也就是媒體經常形容的蘋果供應鏈

供應鏈的集中,不僅帶來了規模化,更重要的是競爭優勢。而至少在 2008 年以前,中國的安防市場仍舊是群雄割據的分化市場,這種蛻變加上中國不按牌理出牌的游擊式,鄉村包圍都市的市場戰略,讓全世界都吃盡了苦頭。


COVID-19 、科技戰重新定義全球產業鏈
市場永遠都在持續變化,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造成全球運輸一度中斷,也引發全球很多產業過度集中倚賴中國,世界工廠供應鏈的省思探討。

事實上,美國川普掀起的美中科技戰,包括通訊、監視、人工智慧的應用領域,對美國來說最頭痛的是這些產業的斷鏈。以影像監控來說,資安的問題,讓美國急欲尋找合作策略夥伴,取代至少七成來自中國的監視產品。

理論上,從各方面來說,台灣是美國最理想的策略合作夥伴,當然對台灣確實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也一直在探討相關的各項議題。但台灣似乎一直缺了一個爆發的動力。台灣有沒有類似像中國在 2010 年那樣,崛起的時空?台灣廠商是不是在等待這個啟動的時空?


市場的危機與商機如何詮釋
從市場的空間主動出擊,是中國安防業者這幾年很積極的行為。海康威視、大華在美國被公部門禁用,從美國來的訊息,似乎中國的其他二線廠商比台灣業者更積極。

如果只有站在一個產業的階層與區隔的立場上,在保有的角度去詮釋市場,自然看到的會是危機多於商機;如果從整體的產業,以及整體市場甚至是全球市場的角度去詮釋,自然就會更多的商機。

七、八年前宇瞳這家中國的鏡頭公司剛出道的時候,兩岸會提到的最大是福州福光,外銷最具代表的是廈門力鼎。合理的推測,當時這三家詮釋市場的危機與機會,一定不同。


期待再度邁開大步的台灣安控業
從產業的立場,中國安防業者是另一種型態的同業,同時是可敬也是可怕的對手。當然時代的變化,相對來說,也是國內一些業者的合作者,更也是關鍵組件的供應者。

台灣有自己的監控影像晶片業者,至少還有近大約五十家的監視設備製造業者,還有同樣同屬於安控的門禁、對講、防盜偵測設備的製造業者,以及包括通路、系統規劃、工程安裝、保全服務完整的產業生態。這樣的產業基礎,沒有理由不持續發展台灣自己的安控產業。

我們確實必須接受中國現在這些監視業者強大的事實,但是歷史的結果不一定是必然。在台灣安控金字塔的各階層、各區隔都完整結實存在,足以發展自己的產業特色,更有足夠的機會空間,與國際很多市場共同合作。

這樣的產業結構所形成的「智慧安控國家隊」,有這樣的前瞻高度,絕對可以邁開大步向前走!

任何經過翻譯或轉載之中文資訊,我們為了盡量使用台灣常用相關名詞與慣用語法,將與原中文有所變更,但不改內容意義 – 3S MARKET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