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電動化當前,德國汽車製造商盈利前景黯淡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15 Things You Didn't Know About MERCEDES-BENZ





英國脫歐、美國汽車關稅問題,以及巨大的技術挑戰,可能成為席捲福斯,寶馬和戴姆勒等,豪華車製造商的完美風暴,也將讓歐洲汽車行業,面臨幾十年來最大的危機。

長期以來,戴姆勒和寶馬的利潤表現相當喜人,但好日子已經結束。

據《福布斯》網站報導,包括寶馬、賓士以及福斯等,德國各大汽車製造商,將在未來幾周內,發佈第二季的財報業績,預計這些業績將突顯出,大多車企的盈利前景黯淡。

不僅如此,包括梅賽德斯-賓士母公司戴姆勒和寶馬,都面臨著領導層的不確定性。戴姆勒剛剛任命了新 CEO,而寶馬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決定下一任的 CEO 人選。


目前德國汽車行業正面臨一系列問題,包括在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汽車領域,投入巨額資金、中國這個全球最大汽車市場的銷量持續低迷,以及歐洲市場疲軟,和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加劇的局面。

告別快速成長,戴姆勒處境最為艱難戴姆勒集團,已經在一年多的時間裡,發佈了第四次盈利預警。

在發佈預警後的 24 小時內,在德國早盤交易中戴姆勒股價下跌了 4.5%。根據上週五的一份聲明,戴姆勒預測,不包括某些項目,2019 年全年盈利將「顯著」低於去年。

而這次將盈利下調的原因,主要歸為安全氣囊召回的成本上升,以及為應對柴油汽車廢氣排放造假指控,而增加的撥備資金。


今年6月,是戴姆勒集團在一年內的,第三次下調對 2019 年的盈利預期,當時戴姆勒預計 2019 年息稅前利潤,僅與 2018 年持平。這主要是由於戴姆勒用於處理「針對梅賽德斯-賓士柴油車的,各種正在進行的政府程序和措施」的預留資金,將高達上億歐元,這將使戴姆勒削減了全年利潤預期,將與去年持平。這一額外負擔,也影響到第二季的盈利。

此前,德國聯邦機動車行駛管理局,勒令戴姆勒集團在德國境內,召回 6 萬輛賓士柴油汽車。德國方面表示,之所召回這些車輛,主要是因為上述車輛,試圖用作弊軟體,通過柴油車廢氣檢測,涉事的車型主要是戴姆勒集團旗下,賓士汽車在 2012 年至 2015 年生產的柴油版 GLK 220 車型。

對此,戴姆勒集團表示,將會對德國聯邦機動車行駛管理局的決定提出上訴,同時繼續與監管部門合作。


另外在一份聲明中戴姆勒回應道,將召回配備有問題,高田安全氣囊的汽車的撥備資金,增加 10 億歐元(合 11 億美元),並將柴油車的法律和政府訴訟費用成本,提高了 16 億歐元。因此,預計第二季息稅前虧損 16 億歐元(合 18 億美元)。

戴姆勒還表示,今年新車型的推出速度低於預期,以及汽車市場的緩慢成長,也使得其在第二季將陷入虧損狀態。戴姆勒稱:「公司管理層在產品組合審查,和優先排序的背景下,做出的決定,將影響梅賽德斯-賓士貨車部門 2019 年第二季的盈利約 5 億歐元。」

根據戴姆勒集團的數據顯示,上半年賓士汽車包括 Smart 品牌,和賓士品牌在全球銷量,累計交付1,195,047輛,同比下滑 4.7%。賓士稱,上半年銷量下降,主要是由於 SUV 車型的不斷變化,SUV 是該品牌銷量最大的細分市場。


儘管其它汽車製造商及其供應商,已對第二季的業績惡化發出警告,但在經濟前景日益黯淡之際,戴姆勒似乎受到了更嚴重的打擊。最新的利潤下調,則是戴姆勒首席執行官康林松(Ola Kallenius)今年 5 月上任以來,第二次下調預期。

今年 5 月,戴姆勒集團 CEO 蔡澈在掌舵 13 年後,正式卸任戴姆勒集團 CEO ,和梅賽德斯-賓士汽車集團全球總裁的職位,研發總監康林松(Ola Kallenius)將接替他成為新任CEO。但剛剛接任的康林松,就不得不面對,在競爭日趨激烈的市場中,戴姆勒集團未來的發展,將面臨的很多挑戰,包括當前研發成本激增,如何在保證研發水平的前提下,提升利潤率等問題。

康林松在 5 月初曾表示,到 2025 年,戴姆勒將大幅削減新梅賽德斯-賓士汽車的研發成本,並將加強與競爭對手的聯盟,以提高利潤率。


但彭博社高級分析師 Joel Levington 表示,「戴姆勒最近下調盈利預期,應會進一步加大其信貸保護措施的壓力,並可能令其信用評級前景面臨風險。

我們認為,如果該公司的股息規模不合適,評級可能會進一步受到壓力,因為自由現金流,將低於 2018 年的水平。」現在,戴姆勒預計,梅賽德斯-賓士的銷售報酬率,將從 6%~8% ,下降至 3% 至 5% 之間。
勒緊腰帶過日子的寶馬
相較之下,一直與戴姆勒似敵似友的寶馬情況,也並不理想。

今年 3 月,寶馬發佈盈利預警稱,其 2019 年盈利將「遠低於」 2018 年的水平,為此將進行一項 120 億歐元(約合 136.3 億美元)的成本節約計劃。

寶馬預計, 2019 年稅前利潤將下降 10% 以上。2018年,寶馬集團收入達 974.8億歐元,與上年基本持平;稅前利潤達到 98.15 億歐元;稅前利潤率為 10.1%,實現了原定的超過 10% 的目標。



今年5月寶馬再次發佈了盈利預警,稱投資高於預期。過去,寶馬一直堅持營運利潤率在 8% 至 10% 之間。但由於在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汽車開發領域,投入巨額資金,以及全球汽車市場的萎縮,寶馬不得不勒緊腰帶過日子。

另外,寶馬集團首席執行官科魯格(Harald Krueger)已告知監事會,不再尋求續約。這意味著上任四年後,克魯格任期將在 2020 年 4 月 30 日結束。

寶馬監事會需要在 2019 年 7 月 18 日舉行的會議上,討論克魯格繼任者的問題,確定接替科魯格的人選。而對於即將離任的科魯格在任職期間的表現,眾說紛紜。

路透社專欄作家 Liam Proud ,就對科魯格的表現頗有意見,Liam 認為目前整個汽車行業,正轉向電動化的趨勢,威脅著寶馬的領先地位。

另外寶馬很早就推出了,首款純電動車型 i3,屬於電動化中的領導者,但在克魯格於 2015 年上任不久,i3 的銷售就遇到了瓶頸。隨後寶馬暫停了電動新車型的研發,也沒有再推出電動汽車,同時一些核心電動化工程師離職。


「寶馬在電動汽車領域的領先地位,是理所當然的,但在必要時卻未能再次踩下油門」。德國 Bankhaus Lampe 銀行分析師克里斯蒂安(Christian Ludwig)認為。

而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汽車研究中心主任,費迪南德·杜登赫弗(Ferdinand Dudenhoeffer)則認為,科魯格的過於謹慎,讓「寶馬未能利用新一代電動汽車的領先優勢」。

不過多數人則認為,與大多數汽車製造商一樣,寶馬也在投資更清潔的發動機,以滿足 2020 年初,歐洲碳排放的嚴格規定要求。然而,與大眾主要押注電池電動汽車,不同的是,寶馬保留了其所謂的「靈活的汽車架構」,同時支撐純電動、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和燃油發動機汽車。
這意味著科魯格所領導的寶馬,在電動化上持有過於謹慎的態度。科魯格也為自己對電動汽車的謹慎態度,曾進行過辯護,稱沒人知道,消費者何時會完全轉向電動汽車,也沒人知道哪種技術(插電式混合動力、純電動)可能勝出。

他強調寶馬的計劃,仍然主要集中在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型上,同時不會放棄內燃機的形式。


科魯格稱,「技術的開放性,還意味著繼續改進已經非常高效的內燃機。我們還正在系統地使用純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推動移動出行,並投資於燃料電池等新技術。我們認為,只依賴一項技術將是一個錯誤。」

當然,在電動汽車領域的領先,也不能掩蓋其利潤下滑的事實。今年第一季,寶馬集團營收為 224.62 億歐元,同比下滑 0.9%;淨利潤為 5.88 億歐元,同比下滑了 74.2%。其中,寶馬汽車部門,自 2009 年以來首次出現虧損,達到 3.1 億歐元


寶馬在發佈第一季業績後表示,2019 年汽車利潤率,將降至 4.5 ~ 6.5%,低於此前預期的 6% ~ 8%,而長期利潤率目標為 8% ~ 10%。德國汽車管理中心(CAM)甚至認為,戴姆勒的業績表現,會比寶馬還要好一些。


CAM 表示,2019年第一季,全球大新汽車製造商的平均營業利潤,從 2018 年全年的 5.3% 降至 3.4%,2017 年第一季的營業利潤超過 6%。

「由於成本削減計劃,戴姆勒、豐田、通用汽車和福斯汽車的報酬率,仍在 7.1% 至 6.4% 之間,而寶馬、本田和日產的報酬率已經低於 3%。預計未來幾年利潤,將穩定在較低水平。」

陰雲未散,福斯利潤勉強持平
相較之下,歐洲最大的汽車製造商福斯汽車,也並沒有比另外兩家更為優秀,同時福斯還在電動化上,投入了巨額資金。

福斯規劃到2023年,在電動汽車和智慧網聯汽車上的投入,將達到440億歐元。好在福斯已經度過了,代價高昂的「柴油排放門醜聞」,而最近拆分旗下重型卡車業務, Traton SE 單獨上市的舉措,相當最引人注目。


外界普遍認為,透過剝離非核心業務,或許這家全球最大的汽車製造商相較之下,可以變得更加靈活,能夠尋求合作,以及讓各部門擁有更多的自主決策時間。

僅從福斯乘用車來看,今年第一季銷售額和營業利潤,均有所成長。前三個月,福斯品牌銷售額,同比成長 7.1%,達到 215 億歐元,特殊項目前營業利潤成長 4.8%,達到 9.21 億歐元。儘管全球經濟陷入困境、匯率波動、競爭加劇,以及歐洲新的 WLTP 排放檢測制度下的,車輛認證工作,繼續拖延等不利因素,福斯品牌依然重申了,全年 4%~5% 的銷售經營報酬率目標。

投資銀行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表示,福斯是其在歐洲汽車製造商中首選的投資對象。

福斯對電動汽車通用平台 MQB 的投資,即使在市場萎縮之際,也開始帶來更高的利潤。這使得福斯品牌,能夠設計出許多標準化工程的汽車,而且這一技術,正在斯柯達和西特等福斯市場子品牌中推廣。

瑞士信貸預計,福斯汽車的電動化 MEB 平台,最終也將透過各部門之間的相互協調,和統一利用資源而受益。


花旗研究表示,福斯的利潤表現,優於競爭對手。

「福斯將繼續從改善結構中獲益,2019年這一趨勢逆轉的風險很小,相比較之下,競爭對手都在努力應對,管理層重組和改革商業模式。到2020年,電動汽車將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儘管不能低估,轉型帶來的所有風險,但福斯發展新能源汽車市場的領導地位的潛力,不能被忽視。」

實際上,歐洲汽車行業正面臨著,幾十年來最大的危機。

中國經濟放緩、英國脫歐、美國汽車關稅問題,以及巨大的技術挑戰,可能成為席捲福斯、寶馬和戴姆勒等,汽車製造商的完美風暴。不過德國汽車製造商已經意識到了,種種情況的緊迫性,將其賭注押在新產品,新結構和巨大的技術投資上。

但隨著經濟和地緣政治風險的增加,這可能還不足以,將其從完美風暴中拯救出來。據悉,戴姆勒將於7月24日公佈第二季業績,福斯將於7月25日公佈,而寶馬將於8月1日公佈。


任何顏色車牌——都拍攝的清清楚楚!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