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全球工業物聯網 (IIoT) 發展實踐及啓示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9年7月31日 星期三

Digital Transformation: 
Future Scenarios 2030


工業用 POE https://tw.mitscomponent.com/products_detail_240.htm




源:中国工业新闻网


人類社會經歷了農業革命、工業革命,正在經歷資訊革命。互聯網、雲端運算、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新一代資訊技術,與經濟社會各領域的全面深度整合,正在催生以線上線下一體、虛擬資訊與實體融合為特徵的,新產品新模式新業態,推動全球產業數位化、網路化、智慧化變革,為世界經濟打造新動能、開闢新道路、拓展新邊界。

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來,先進國家高度重視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的協調發展,紛紛實施「再工業化」策略,重塑製造業競爭新優勢。一些發展中的國家,也在加快謀劃和佈局,積極參與全球產業再分工。

工業網路作為新一代資訊技術與製造業,深度融合的產物,日益成為新工業革命的關鍵支撐,對未來工業發展產生全方位、深層次、革命性影響。


工业互联网,新增长模式
圖片來源:图虫创意


一、發展工業網路是各國面向未來的共同選擇
近年來,世界經濟陷入低迷,全球成長動能不足,傳統成長引擎對經濟的拉動作用減弱,但新的經濟成長點尚未形成。要打造富有活力的新成長模式,挖掘各國和世界經濟成長新動力,必須變革傳統的成長方式,在創新中尋找出路。

工業網路一頭連著製造,一頭連著網路,既透過技術創新,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又透過模式創新豐富和重塑了生產關係,成為各國爭相投入、不容有失的共同選擇。

一是工業網路,是新工業革命的關鍵基礎設施。工業網路本質上是基於雲端平台的製造業數位化、網路化、智慧化基礎設施,為企業提供了跨設備、跨系統、跨廠區、跨地區的全面互聯互通平台,使企業可以在全局層面對設計、生產、管理、服務等製造活動進行優化,為企業的技術創新,和組織管理變革提供了基本依託。
同時,企業透過工業網路平台,獲得了在更大範圍內,打破實體和組織邊界的能力,便於打通企業內部、供應鏈上下游、供應鏈之間的數據孤島,實現資源有效協同,形成無邊界組織,實現價值創造從傳統價值鏈,向價值網路拓展。

二是工業網路成為製造業轉型,升級的現實路徑。工業網路是新一代資訊技術與現代工業技術,深度融合的產物,是一套涵蓋數位化、網路化、智慧化等通用目的技術的綜合技術體系。

工業網路的本質,是透過建構精準、即時、高效的數據採集互聯體系,實現工業經濟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資源優化配置,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推動經濟發展品質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一方面,工業網路可挖掘傳統製造業發展潛力,透過引入新技術、新管理、新模式,為製造業插上網路的翅膀、注入資訊化的基因,加快傳統製造業轉型升級步伐。

另一方面,工業網路加速先進製造業發展步伐,催生了智慧化生產、網路化協同、客製化、服務化衍生、數位化管理等新型製造模式,推動製造業開啓智慧化進程。

三是工業網路有助於各國獲得競爭新優勢。基於平台的贏者通吃競爭模式,正在加速從消費領域向製造領域演進,誰能在工業網路的競爭中佔得先機,誰就能夠把握住未來的主動權,重構製造業研發模式、生產方式和組織形態,以工業網路為核心的生態之爭,正成為主要國家競爭力的新焦點。

美國工業網路聯盟、德國工業 4.0 平台組建的主要目的,在於透過整合產學研,用各方資源突破核心技術、開展測試驗證、制訂行業標準和推廣解決方案,打造製造業新生態,不斷強化製造業競爭優勢和壟斷地位。

在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資訊技術與各行業各領域的融合發展,具有廣闊前景和無限潛力,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除了德國的「工業4.0」、美國的「先進製造業國家策略計劃」、日本的「機器人新策略」等國家級策略外,英國、法國、韓國、印度、俄羅斯等眾多國家,也推出了一系列策略。

雖然名稱各異、側重點不同,但是推動新一代資訊技術,和製造業的深度融合,大力加快製造業的數位化、網路化、平台化、智慧化轉型,則是這些策略的共同核心,各國都期望透過技術革命,減少對人的依賴,更好發揮人的價值,實現各自國家向高品質、高效率、綠色高端方向發展。


二、各國發展工業網路的主要歷程和做法
在上一輪全球化發展熱潮中,美、德、日為首的先進國家,紛紛實施「去工業化」策略,將價值鏈中附加值較低的加工、組裝等環節,轉移到低成本國家和地區,在本國主要聚焦研發、關鍵零組件生產,及品牌行銷等高附加值環節,透過全球資源的整合分工,實現最大收益。

但隨著全球競爭和分工的形勢變化,尤其是國際金融危機的發生,使先進國家重新意識到製造業的重要性,急需在新興國家不斷成長,和數位化轉型需求高漲的情況下尋找新出路,建立新優勢。這種策略轉向需求與各國的產業實際相結合,形成了各具特色的不同發展路徑。

(一)美國工業網路持續領跑全球
自 2014 年美國 GE、IBM、Cisco 等龍頭企業主導的工業網路聯盟(IIC)成立以來,美國政府及聯盟組織成員動向,一度成為全球工業網路發展的風向標球。在推進策略上,美國更加注重以創新為驅動,發揮網路、資通信、軟體等優勢,利用資訊技術「自上而下」重塑製造業。


一是政府大力實施再工業化策略。2008 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後,美國意識到「去工業化」所帶來的「產業空心化」問題,將重振製造業作為長遠發展的重要策略,密集而持續地頒布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美國政府組織實施了「先進製造業夥伴計劃」,建構「國家製造業創新網路」,重點突破資訊實體系統、先進感測與控制、大數據分析、可信網路、高性能計算、資訊安全等工業網路關鍵技術,為工業網路的發展和應用提供有力支撐。

透過這些措施,意在透過生產關係、生產方式以及技術革新,使工業重新煥發強大生命力和競爭力,並透過新一輪技術革命的成果,引領和改造其他產業,推動產業優化升級,加速第四次工業革命進程。

二是領軍企業引領美國工業網路發展。GE 作為美國傳統製造業的巨頭,率先意識到數位化轉型的重要性,於 2013 年推出 Predix 工業網路平台,大力推動工業網路發展。

隨後 GE 投入大量資源,以 Predix 為核心成立新的業務部門GE Digital,將其作為 GE 策略的關鍵部分。GE 還與微軟、思科、IBM 等巨頭建立合作關係,共同推動工業網路發展,強化平台服務能力。

2018 年 12 月 GE 正式宣佈,將向私募基金公司銀湖,出售部分 GE Digital 業務,並將投入 12 億美元,成立新的工業網路公司,獨立營運 Predix 平台,及相關數位化業務,在工業網路發展道路上,進行新一輪的嘗試。

此外,美國參數技術公司(PTC)憑借 Thing Worx 平台,被多家研究公司評為 2018 年全球工業網路市場技術領導者,已成為全球應用最為廣泛的工業網路平台企業。

http://www.arcran.com/tw/

三是優秀新創企業獲得資本青睞。 2014 年成立的 Uptake 公司在短短 4 年間獲取超過 2.5 億美元融資,市場估值高達 23 億美元。提供邊緣智慧軟體的 FogHorn 公司,目前累計融資 4750 萬美元,僅 2017 年 B 輪融資就獲取 3000 萬美元。

獨角獸企業 C3IoT 以工業網路平台,開發了一系列工業 APP,目前接入設備數已超過 7000萬,四輪累計融資 1.1 億美元,估值達 14 億美元。

四是積極打造工業網路發展生態。2014 年 3 月, GE、AT&T、Cisco、IBM、Intel 等 5 家企業,聯合成立工業網路聯盟(IIC),推動工業網路技術標準化和試點應用,打造工業網路生態體系。

2015 年 IIC 發佈工業網路參考架構,系統性界定工業網路架構體系。2016 年 3 月,工業網路聯盟和「工業4.0」平台代表,在瑞士蘇黎世探討,分別推出的工業 4.0 參考架構模型,和工業網路參考架構的潛在一致性。

截至目前,美國工業網路聯盟,已有來自全球 33 個國家的 260 餘家成員單位,致力於開展測試驗證、標準制訂、國際合作等工業網路生態建設。

科寶電子官網 www.cop-security.com

(二)德國工業網路建設步伐不斷加快
德國製造業裝備領先全球,為應對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帶來的挑戰,德國更加注重發揮自身在製造裝備、自動化系統、工藝流程等方面優勢,利用網路等資訊技術,「自下而上」改造製造業,提出工業 4.0 策略,其本質也是透過連接,打通生產機器構成的「真實」世界,和網路構成的「虛擬」世界,基於工業網路重塑新型生產製造服務體系,提高資源配置效率。

一是政府頒布一系列策略部署。在德國國家工程院、弗勞恩霍夫協會等研究機構的推動下,德國政府將工業 4.0 ,上升為國家策略,試圖透過資訊網路,與工業生產系統的充分融合,打造數位工廠,實現價值鏈上,企業間的橫向整合,網路化製造系統的縱向整合,以及端對端的工程數位化整合,強調機器與網路的相互連接,以改變當前的工業生產,與服務模式。

2019 年德國進一步提出「國家工業策略 2030」發展策略,並將美中兩國在「平台經濟網路公司全球獨攬」,作為德國工業發展的挑戰之一,意在透過加大政府政策的附加力量,鞏固新形成的相對優勢。從德國系列策略部署來看,其目的是進一步打造工業生產全要素、全價值鏈、全產業鏈全面連接的,生產製造服務體系。
二是領先企業,積極推動工業網路佈局。西門子數位化業務年收入高達 140 億歐元,在其剛剛發佈的《願景 2020+》策略中將「數位化工業」,作為未來三大營運方向之一,並啓動「火箭俱樂部」全球新創企業計劃,推出 Mind Sphere 平台 3.0 版本,聯合庫卡、Festo、艾森曼集團等 18 家合作夥伴公司,共同創建「Mind Sphere World」,打造圍繞 Mind Sphere 平台的生態系統,並擴展其全球影響力。

西門子近期還收購了低代碼技術公司 Mendix,大幅降低應用開發門檻,將會使根據平台的工業 APP 開發效率大幅提升。SAP 將在 HANA 平台基礎上,建構涵蓋邊緣運算、大數據處理,與應用開發功能的 Leonardo 平台。

(三)其他國家和地區緊跟推出發展策略
其他國家則結合其本國製造業發展現狀及優勢,也紛紛出台工業網路發展策略。
一是各國打造本土工業網路體系。英國提出製造 2050,法國制訂「新工業法國」策略,緊跟全球工業物聯網發展動向,加大對其本國工業網路技術突破、產業佈局、金融服務的支持力度。日本提出了「互聯工業」策略,試圖將人、設備、系統、技術等,相互連接起來,以創造新的附加值,和解決相關的社會問題。韓國將機器人、人工智慧、自動駕駛和 3D 列印,確立為智慧製造產業發展的主攻方向。

二是國際合作與交流日趨緊密。2019 年初,工業物聯網聯盟與澳洲物聯網聯盟 (IoTAA) 達成協議,共同協調工業物聯網發展,幫助改善數位經濟。

2018年,新加坡與印尼實施第四次工業革命締結合作,支持印尼工業 4.0 振興食品和飲料、紡織品和服裝、汽車、化工產品等五個領域。



此外,印度的印孚瑟斯、塔塔等幾大軟體企業,與美、德、日等多國製造企業廣泛合作,深度參與工業物聯網聯盟等國際組織。

縱觀全球各主要國家的工業物聯網實踐,基本形成了一條「政府引導、市場主導、企業主體、聯盟支撐」的發展道路,在技術攻關、產業佈局、資本服務等方面,加大產學研用合作力度,形成合力共同推動工業物聯網創新發展。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