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健康雲之戰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9年12月27日 星期五

AWS for Innovation Driven Healthcare
源: 企业网

在最近的一次活動中,我目睹了一場小組討論,頂尖科技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就醫療計劃展開了討論。他們堅信,大型的雲技術提供商將會顛覆醫療行業,主持人因此將其稱為雲之戰。

我更傾向於稱其為健康雲之戰。

到底誰佔據了市場佔有率,雲之戰已經分出了雌雄。微軟、亞馬遜和谷歌脫穎而出,IBM也同樣鶴立雞群。但是,這些市佔率主要是指雲計算即服務(cloud computing as a service),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基礎設施即服務(IaaS)。

總的來說,基礎架構即服務的提供商,正設法將企業的計算負載,從傳統的數據中心遷移到雲端(它們的雲端)。它們透過現收現付模式來推動雲遷移,這類似於電力公用事業公司,在我們家中使用電表,對電力消耗進行收費的模式。

另一方面,整整一代的「在雲中誕生」和「只為雲而生」的初創公司,正在引領醫療方面的創新,潛在的贏家將獲得多達數十億的風投(VC)。

這些新創公司(尤其是矽谷的新創公司)專注於開發「最後一英里解決方案」,它們主要是抱著「打造和展望」的心態來經營。然而,正如我在前一篇專欄文章中所討論的那樣,新創公司的生態系統,正在解決當今數位健康領域的一個重大缺口。從雲的角度來看,這些新創公司主要以軟體即服務(SaaS)模式,來提供解決方案,以主要雲提供商的基礎設施即服務模式,作為其應用程序的主幹。

健康系統、電子病歷和雲
然而,為新創公司服務,或想要為它們服務的醫療企業,和提供企業B2B服務的大型科技公司,又怎麼樣呢?



首先,醫療行業一直在緩緩地推動雲遷移。其次,正在從長達十餘年實施昂貴的電子病歷的高額投資中,恢復元氣的健康系統,則專注於優化電子病例系統,和提高其投資回報的方法。

有鑒於此,儘管醫師群體對糟糕的用戶介面,和額外的數據輸入工作,表示強烈的反對(詳情請參閱Atul Gawande博士的文章《為什麼醫生討厭電腦》),醫院的管理者和首席資訊官,正在將Epic 和Cerner等主要的電子病例供應商,視為啓動高級分析和數位健康體驗的首選。

然而,由於人們最初將電子病例供應商,定位為臨床工作流程和交易處理記錄系統,電子病例供應商是否就是高級分析功能和數位健康解決方案的正確選擇,目前尚不清楚。

在此背景下,幾家主要的科技公司,已經介入了所謂的健康雲平台。谷歌、微軟、Salesforce和通用電氣醫療集團(GE Healthcare)等大型科技公司,在過去幾年都推出了健康雲產品,幾家規模較小的公司也相繼效仿,還有更多公司正在醖釀中。但是,當這些公司提及健康雲方面的產品時,它們想傳達什麼意思?


健康雲何去何從
健康雲產品是以平台即服務(PaaS)的形式,提供的一系列整合解決方案,這些方案具有整合度十分完整的工具和技術,這些工具和技術,是專門為數位健康應用程序的開發而客製化的。

這些方案包括後端的計算基礎設施,前端的開發環境,和一系列中間件服務。此外,為了遵循醫療行業的數據隱私、安全性和相關的合規性需求(包括《健康保險流通與責任法案(HIPAA)》),人們還專門建立了健康雲環境。

許多健康雲提供商,還在雲中提供高級分析功能,並為希望利用運行這一系列健康雲的所有組件的開發人員,提供一系列API。

管理健康系統的首席資訊官,在選擇使用健康雲平台時,面臨幾個關鍵問題:

我們到底在買什麼?
健康雲提供商,可能將標準軟體打包到支持雲的版本中(例如CRM),將其稱為健康雲,並要求健康系統根據用戶許可簽署標準協議。

另一方面,健康雲是以現收現付模式,實施的一系列鬆散的工具和服務,這種模式讓企業自行決定,如何將工具集結合到重要的應用程序中。這兩種模式都未能兌現這兩個承諾——開箱即用,並實現對雲計算十分關鍵的定價透明度。


這將如何與電子病例系統整合?
健康雲處於這些記錄系統之間——Epic、Cerner以及重新定義患者和護理人員,體驗的數位健康應用程序。健康雲提供商必須依靠電子病例供應商,連接到患者記錄,並依靠數位健康的創新生態系統,來建構最後一英里體驗。

這為首席資訊官提出了基本問題:為什麼我們還需要健康雲?為什麼不單獨購買單個組件,並將它們組裝到我們自己的健康雲中?

我所有的數據都遭遇了什麼?
有些健康雲捆綁了高級分析工具,尤其是與谷歌和微軟等公司的工具捆綁在一起。但是,這些高級工具主要在雲環境中運行,是雲平台不可或缺的一個功能。


對希望利用這些工具的醫療系統而言,其患者的數據集可能要在第三方雲環境中複製,這就是可能的影響。雖然這對於匯集多個來源的數據,可能是必要的。但這也引發了許多問題,其中一個問題就是成本。

僅在雲計算和內部部署的範圍內,健康系統必須在雲策略上,找到發展的方法,從而解決所有這些問題和其它問題。與此同時,健康雲提供商也不能閒著。

Toby Cosgrove博士(他曾任克利夫蘭診所的首席執行官,現任Google Cloud的顧問)表示,谷歌等公司要專注於這樣的事情——如何在Epic和Cerner等電子病例系統上,添加應用程序,如何避免向健康系統出售大的大宗雲合同。

他的評論表明,健康系統已準備好進行數位化轉型,但還沒有為大規模雲遷移的計劃,做好充分準備。現實情況是,不進行雲遷移,數位化轉型就無法實現,反之亦然。為此,健康雲爭奪權力的遊戲,才剛剛開始。226181214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