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MIT ,廠商敢說就要敢確實做到;資安即國安,政府敢喊就要有魄力實現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20年8月17日 星期一

20200811 總統出

「臺灣資安大會開幕典禮」



3S MARKET 施正偉

2018 年美中貿易戰問題端上檯面,很多人就在說台灣影像監視產業的機會來了,歷經 2019 年一堆美國廠商來「撈貨」,卻大部分都無所獲的情形下,不禁很多人的心中都在納悶,NDAA 到底帶來什麼商機?


一家美國算排名在 Top 10 的廠商說:「看到你們台灣描述 NDAA 給台灣監控業帶來巨大的商機,我不知道是要笑死,還是該一頭去撞牆?」聽了這句話,相信明眼人都五味雜陳吧。

在內銷部分,最近一些廠商紛紛也在討論,為什麼在「資安即國安」,以及武漢肺炎疫情後「振興產業」的兩支大旗揮舞下,偏偏台灣監控產業廠商好像等著要過馬路,卻沒有車子願意讓路的無辜路人。

務實來說,靠什麼翻身?才是命題所在!
其實,原本的標題是要下做「台灣影像監視產業進入 2.0 時代」,這是一位對監視產業有點熟,又不太熟的朋友,我們在討論一些美國商機時,這位朋友說:「過去台灣影像監視產業是 1.0 ,美國 NDAA 將帶給台灣翻身的機會,進入到 2.0 時代。」


中國安防產業他們自己也形容,這十年來彎道超車,讓原本台灣、韓國是全球主要供應的地位,卻一下子看不到海康威視、大華等這些中國業者的車尾燈。美國總統川普掀起了貿易戰,不知道是否是無心插柳,卻意外讓科技戰的戰火,燒的比原先經濟戰更加火爆。

不知道是否悶了快十年的安控產業,台灣影像監視業者面對這突如其來,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大約佔整個全球影像監控市場 32% 比率的美國監視市場,好像是滿天都金條,卻也有點欲抓沒一條的感覺。

客觀來說,今天中國安防業的全球獨大,除了不排斥數位新科技外,中國用來箝制人民保護政權,讓中國安防市場不斷擴大無極限,再加上幻想插旗全球市場,本來是兼著做的,卻因「低價、政策補貼、退稅優惠」,不到十年時間,全世界全部淪陷在中國的紅色供應鏈與世界工廠的效應下。

兩年前川普操作貿易戰,一些警覺性高的國際廠商,如 AXIS、PANASONIC 等監視品牌業者,開始計畫性切斷與中國代工的臍帶。但是大多數中小企業規模的台商,無奈使用海思晶片已經上癮,在類比端又因中國廠商的規模化,難以與中國場上在成本競爭上的劣勢,TVI、AHD、CVI 這些類比高清攝影機,就甘脆整支都從中國進口,把原本生產組裝研發編制都縮小裁撤,一些業者都自嘲:「我們自廢武功很久啦!」

從這裡就可以嗅出,機會來了,但是否也準備好了?


中國安防業者在美國市場的發跡過程
在 2000 年以前,進入國際市場對中國安防業者來說,還是一個完全遙不可及的夢。當時他們只是抱著,到「發達國家去轉轉」,已經是這輩子最大的福份了。

2006 年,海康威視的幾個高管問我,如何進到國際市場?他們告訴我,他們當時的營收是 12 個億人民幣,外銷「份額」是 一成左右。2007 年又告訴我,他們的營收來到 14 個億,外銷佔比是兩成。我心裡想,如果外銷都已做到合台幣十幾億,都已不輸當時台灣的上櫃公司,該接觸的國際買家大概都已接觸到了,還需要來問我國際市場怎麼做嗎?

2010 年左右,美國 IPVM 評估他們在外銷的比率,頂多也只在 6–8% 左右。但是十年間,海康威視進到了美國的最大通路體系 ADI,並大量承接 OEM,不管是類比攝影機、數位 DVR、 IP Surveillance,一路走來到 2018 年的最高峰,大約 6–8 億美元上下的營業規模。

如果把大華再加進來,這兩家在美國大約在 8-10 億美元的銷售規模。如果再將其他中國廠商算進來,整個中國影像監控產品在美國市場,保守估計至少有佔有 12 億美元以上的空間。從美國一些廠商告訴我的估計數字,海大兩家在類比市場佔了九成,IP Surveillance 佔了七成。

這數字的意義不在準確性多少,而是在 NDAA 的生效,從現在開始,海大無法進入美國的公單位領域,誰可以擁有這個市場?(以上數字是我與美國這業者,根據海大公布的年度財報所估算的)


台灣廠商還可以挑食嗎?
IP 監控這塊要進入美國,說真的,如果沒有完整的實力,要被接受的難度非常的高。但是曾經是全球 King of Analog Camera ( CCTV )的台灣,應該有不少的空間,只是還有多少台灣的 CCTV 企業家,會把美國市場,視之為重新打造做為「MIT」的復興基地?

除非台灣有像韓國韓華電子這樣規模的企業,前提是台灣有沒有像中國這樣的「供應鏈」?還有中國政府對產業「報復性的退稅補貼制度」,都是台灣業者必須克服的天梯。

所以這並非是台灣廠商挑不挑食的單純問題,更存在政府的產業政策。但是廠商面也不可能全部倚賴政府,這個是民主國家面對像中國這樣的集權體制,顯的「劣勢」的地方。只不過當政府喊出「資安即國安」,影像監控產業確實是成為第一線,卻又有多少政府相關部門真的了解,這個產業存在著資安即國安的密切關連性與關鍵性?


政府聽得到產業真正的聲音嗎?
從國際市場看回國內市場。從六月份三場高峰會,以及最所拜訪的一些國內系統整合業者,都發出一些不平之鳴。國內有些專案確實是只列進口品牌的規格,或綁了一些規範,利於進口產品置入。

但是相對地政府也不斷在鼓勵「國產國用」。如果有些特殊的產品,台灣尚無此技術能力,那技不如人只好摸摸鼻子認栽。但是如果國內都明顯有能力,甚至都已超越國際水準,在推動「MIT」這個大旗下,為什麼政府不創造環境,讓國內應用場域有「國產國用」的空間與機會,最近拜訪良友科技總經理張博堯,就說出了多數系統整合業者不敢表達的心聲。

事實上,台灣產業目前還有些麻煩事,一些業者其實也沒說實話,就比如「MIT」這個很多廠商都拿來標榜的招牌,事實上也已成為公開的秘密。因為很多標榜「MIT」的純度根本不足,甚至有些根本是一件外衣穿上,就說是「MIT」。因為很多配套措施,或是規範的不整,確實讓一群供應業者,以及系統整合業者,一直存在僥倖心態,如果長久如此,產業技術不會進步,國內公共工程建設品質也難以提升。

坦白說,3S MARKET 更經常碰到做賊喊抓賊的情形,很多軟硬體技術根本都是來自中國,卻又批評對手的技術是來自中國,就這樣市場團混亂。這不應該只是道德勸說,要業者自愛這麼簡單的做法就可遏止,政府相關單位更需拿出魄力去導正。絕不是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就ㄧ定辦得了!

必須很客觀的說,台灣市場腹地不能說小,但是供應業者多,再加上都是中小企業規模,因此為了爭取商機就無不使出渾身解術,手段用盡,很多專案多是規格比完比價格,價格比完比關係,這一段斡旋過程的成本,最後就是使用端概括承受:就是用不到好東西,因此更拿不出像樣的案例去行銷。

不管公私領域,廠商與政府如何共同去營造健康的環境機會?否則「專案市場」這一領域要做到「升官發財請走別路」,根本是睜眼說瞎話。


機會與威脅並存,業者與政府都必須有企圖心
低價惡性競爭、互相中傷抹黑、魚目混珠、劣幣逐良幣,都是市場的一部分,但是如果都陷入永無止盡的互捅、互罵、互相扯後腿;或是每次講到「MIT」,都是人前一幅畫,人後變成通通是鬼話,大家再繼續玩下去還能有什麼期待?

堅持技術創新、堅守品質第一、一步一腳印的廠商也不在少數,相信這才是產業正面的力量,更也是產業的一部分。競爭難免,但是如何創造一個良性機會的環境,讓大多數業者都有發揮的空間,這才是業者與政府所期待的,如果大家播種、育苗、灌溉、巡草的過程都不做,如果都盡其所能爭相「割稻尾」,台灣影像監控產業會不會在這波國際洗牌中,成為金三角反共救國軍的歷史重演?


未來影響影像監控業的關鍵變數
客觀來說,台灣影像監控產業是否會回復到 2008 年以前,在國際舉足輕重的地位,技術、市場、產業政策三方面的變數,將左右整個未來十年的變化。接著就以美國市場的影響變化來做探討:

在市場發展面向
近日來與美國一些廠商探討,海康威視和大華兩家中國廠商,在 2018 年在美國市場的市佔率達到歷史新高,兩家在美國大約在 8-10 億美元的銷售規模。這個銷售規模中,在類比部分兩家在美國約佔了九成的市佔,IP 部分在美國佔了七成的市佔,海大現在因為 NDAA 禁令的因素,所造成的空缺空間機會,台灣監視業者能掌握多少比率,將是一個重要指標。




這其中類比監控,特別是一個重要指標。因為這一個區隔是過去台灣 CCTV 業者的強項,卻又因為中國紅色供應鏈的興起,搞到攝影機有量,但利潤極少的情形。

海大就是將 Analog Camera、Video Server、DVR、IP Camera、NVR 至少這五合一,讓老美不得不向他們 One Stop Shopping。對比一些台灣廠商的佛心,只想賣 IP Surveillance 給美國,不管有沒有能力做 IP,這將是台商在美國,未來與中國二線廠商爭海大的空缺,最直接的肉搏戰。

台灣 Surveillance 廠商是否真正意識到類比這一塊的意義,是在於營運經濟規模重建的意義,以及未來逐步銜接 IP 的供應,還有對應中國二線業者,可能賺一元也要拼的競爭,這之間如何運籌帷幄,絕對是一個關鍵影響的因素。

在技術發展面向
技術的發發展有很多面向與層次,結合各種 AI 演算法、結合物聯網、結合 5G 通信都是必要的面向;而在生產上,如何形成產業規模化,更是影像監視產業最急迫性,必要的發展。

台灣中小企業結構,已經無法對抗中國世界工廠的規模化競爭,所以必須結合美國的市場需求。這十年來一些廠商迷信各自的規模化,終究無法抵擋中國廠商,擁有廣大內需市場的優勢,所形成紅色供應鏈與世界工廠的競爭優勢效應。

有些市場上的聲音,曲解了國家隊的定義,一直宣稱不是所有產業一定要國家隊,因為沒有真正清楚每個產業,所面臨競爭態勢的所不同。產業國家隊有各自不同的定義,最重要是產業生態的形成,能讓所用相同的原物料、零組件能集中採購,形成規模化,才有可能與中國紅色供應鏈互別苗頭、一爭高下。


台、美政府的政策態度
在監視影像設備行業,也存在美國業者的立場。事實上沒有人希望市場有劇烈的改變,但是 NDAA 889 付諸實施,也意味著美國政府同樣把「資安即國安」的標準,提升到高於一切商業利益。雖然多數美國業者都跳腳,但十年來享盡中國低價,卻又因為中國產品大舉進入,也把原來的價格市場水準一直往下拉,美國業者因此也面臨重新抉擇的十字路口。

這點對於台灣業者是有利的,而面臨感出價就敢出手的中國二線業者一貫做法,台灣業者如何突破、政府政策如何做為廠商的後盾,這應該是繼美國衛福部來台灣的交流後,下一個我國可否在公共安全設備交流上,與美國共同合作,一個可以開啟的話題。

美國都可以一連串軍售、內閣來訪,高舉這些高規格的做法,台灣政府更應該開啟影像監視共同合作的管道與努力,特別是美國已經明確禁了海康威視與大華,台美在公共安全與資安上的合作,超前佈署更有其積極的意義。相信這必然是台灣影像監視業者的期待!


超前佈署先破除性價比的迷失
中國監控產品在技術、品質,ㄧ、二線廠商確實有大幅的進步,甚至超越台灣、韓國業者。但是中國大大小小的廠商,炒作性價比的背後,卻是「沒有最便宜,只有更便宜」。

很多業者誤用性價比、炒作性價比,結果銷售量通通被稀釋了。當沒有一家業者達到銷售量的經濟規模時,性價比不但不是廠商利潤的補藥,更不是刺激市場的春藥,而是辛辛苦苦賣一大堆的量,所得的利潤卻與投入的各種成本回收都不符。

而這更是造成全世界在監視產品的銷量越來越多,但是利潤越來越薄,薄到無法提供服務,甚至更慘到沒有辦法創造附加價值的空間。

台灣業者未來如何用加法、乘法的商模,對應中國業者減法、除法的商模,這才是真正要努力發展的方向。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