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無人駕駛正掀起美國物流行業革命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20年7月29日 星期三

Top 6 Delivery Robots - Self Driving (Autonomous) Delivery Robots



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安小曼 


或許距離載人無人車全面上路還道阻且長,但當無人駕駛技術開始在物流,以及智慧零售領域開始大展拳腳,又似乎一切都行則將至了。


无人驾驶,无人驾驶,智慧物流,自动驾驶,Uber



【編者按】當前,我們談無人駕駛還是太遙遠,但無人駕駛在特定的場景下實現,也不是什麼大新聞了,港口、園區、機場、礦場等半封閉式場景,逐漸成為無人駕駛汽車商業落地的溫床,同時無人駕駛的觸角正往我們各行各業滲透,以物流為例,無人駕駛物流車就將成為未來物流行業的發展趨勢。

本文首發於第一電動網,作者安小曼;由億歐編輯,僅供行業人士參考。

無人駕駛的背後,一場物流革命正在拉開大閘。


亞利桑那州 —— 1540 年,西班牙的探險隊為尋找傳說中的 7 個黃金城,而到達這裡並佔地為王。300 年以後,這兒成了美國人的領地。當初的那個探險隊一定沒想到,在美國的長期「盤踞」下,如今這裡更吸引人的不再是黃金,而是「無人駕駛」。

2019 年 2 月 11 日,Level4 (完全無人自動駕駛)自動駕駛公司 Nuro 宣佈,獲軟銀願景基金的 9.4 億美元融資。去年年底開始,Nuro 便與全美最大的生鮮連鎖超市 Kroger 合作,並率先在亞利桑那州上路。當地用戶在線下單 Kroger 貨品,就能享受無人駕駛配送,一周 7 天無休,下單當天最晚次日交貨,運費皆為 5.95 美元。

一場自動駕駛帶來的物流革命,正在悄無聲息地蔓延。有報導稱,預計在 2050 年,借助無人駕駛技術和人工智慧,裝卸、運輸、收貨、倉儲等物流工作,逐漸被無人駕駛汽車和機器人代替,產品交付速度預計提高 60%。

其實,自動駕駛席捲物流業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除了 Nuro,從十年前的無人超市汽車 Robomart 創意誕生,到 2017 年叫車服務巨頭 Uber,開始使用無人駕駛卡車在亞利桑那州全境送貨,再到 2018 年夏天 AutoX 開始在加州配送果蔬生鮮,還有亞馬遜等網絡電商的「小動作」……

巧合的是,這些企業有一個共同點,它們都起步於美國,這是為什麼在美國,無人駕駛又是如何一步步駛入物流業的呢


無人駕駛駛入物流業,紛紛啓程美國
2016 年底,馬雲在雲棲大會上說:「互聯網時代,傳統零售行業受到了電商互聯網的衝擊。未來,線下與線上零售將深度結合,再加上現代物流,服務商利用大數據、雲計算等創新技術,構成未來新(智慧)零售的概念」。

最先得此要領的是亞馬遜。 2014 年底,亞馬遜向美國商標專利局申請了一項名為「空中物流中心」的專利,該專利已經在 2016 年 12 月被正式批准。簡單來說,亞馬遜要建立一種懸浮在高空的物流中心,然後借助無人機將貨物配送給消費者。

亞馬遜會事先在指定區域上空佈署這些懸浮倉庫,然後再指派一種小型接駁「飛船」將消費者下單的貨物運送到離目標配送地最近的懸浮倉庫中,最後由無人機來完成最後一公里的配送。

真正拉開物流革命序幕的是叫車服務巨頭 Uber。 自從 2017 年 11 月份以來,Uber Rush 就開始使用無人駕駛卡車在亞利桑那州全境送貨。


據美國卡車運輸協會數據顯示,Uber 並不是唯一一家追求無人駕駛卡車技術的公司。早在 2014 年 7 月,Daimler 便首次在德國高速公路上,展示了自己的新型 Mercedes-Benz 無人駕駛卡車,並於 2015 年在美國內華達州,進行了全球首次無人駕駛卡車的正式上路測試還有像 Embark 這樣的新創公司也涉及於此特斯拉也推出了全電動卡車 Semi它們將共同分享高達 7000 億美元的貨物運輸大餅。

無人駕駛與貨物運輸的的結合,早在 10 年前就可見一斑。2008 年,在英國聯合利華工作的 Ali Ahmed 於美國加州創辦了無人超市汽車公司 —— Robomart,並與英偉達建立了合作關係。消費者只需按下一個按鈕,就可以要求這些超市汽車開到他們身邊。只是,該項目尚處初步開發階段。

直到 2018 年 8 月,無人駕駛在物流業取得了突破性成就。AutoX 在美國加州推出無人駕駛生鮮遞送服務:AutoX Autonomous Delivery。此服務送貨速度最高可高達 120 千米/小時。據稱,在此項服務的初始試營運區域,從用戶叫車到無人車到達,配送完成只需十幾分鐘。

車方面,AutoX 透過改裝林肯 MKZ 來送貨,搭載一個雷達,八個攝影機,是以攝影機為主的感測器方案。總硬體成本為 8 萬美元(含車),每輛車使用期可達 5 年以上。


除了提供運力,此番配送生鮮,AutoX 打造了一個自主營運平台,以此連接生鮮食品供應商。透過 AutoX 提供的 App,用戶能夠在不同的生鮮商店中挑選貨品,並在自己選定的時間預約無人車遞送服務。

無獨有偶。2018 年,神秘的矽谷機器人技術公司 Nuro不 僅自主研發了無人駕駛汽車,與全球最大生鮮連鎖超市 Kroger 達成了合作夥伴關係,將自動駕駛技術授權給世界領先的自動駕駛卡車公司 Ike,還在美國亞利桑那州推出,面向公眾的無人駕駛配送服務。

2019 年 2 月 11 日, Nuro 完成了 9.4 億美金的融資,投資方是管理著將近 1000 億美金的軟銀願景基金。「我們努力希望該產品是全自動機器人技術,大規模商業化最早落地的產品之一。」Nuro 創始人朱佳俊稱,「下一步,我們會投資進行大規模生產製造,並且不斷改進自動駕駛的軟體和算法,讓產品更加安全高效」 。

冰淇淋 CEO 當了州長,開始大力發展自動駕駛
這些無人駕駛項目駛入物流業,為什麼要啓程於美國

不妨看看無人駕駛在美國有多受重視。「美國曾提出 ‘2040 年交通事故為 0’ 的計劃。」國防科技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無人駕駛技術最早的開拓者之一賀漢根說,「而做到這一點,只能依靠人工智慧和無人駕駛」。


2017 年 9 月 6 日,美國眾議院一致通過,美國首部自動駕駛汽車法案 (H.R.3388),該法案修訂了美國交通法典,規定了美國國家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對於自動駕駛汽車的監管權限。

此案一通過,大大激發了美國各州和企業發展無人駕駛的積極性。隨後,各州相繼出台政策對自動駕駛汽車進行規制。截至目前,至少已有 21 個州通過了與自動駕駛相關的法律,但其目的、定義、側重點各有不同。

此時,美國像一個無人駕駛的大學校,不同的州就像是不同的班級,而每個班主任又都有自己獨特的一套班級管理辦法。

在所有的州裡,對玩自動駕駛最歡迎且要求寬鬆的,是亞利桑那州。州長是 Doug Ducey,以前是個賣冰淇淋的 ( Cold Stone 冰激凌公司的 CEO )。自從當了州長,Doug Ducey 就致力於把亞利桑那建設成一個「科技之州」,以促進發展和就業。科技之州歡迎新經濟的招牌動作之一,就是擁抱自動駕駛車企。

2015 年 8 月,Doug Ducey 就簽署了 2015 - 09 州長令,指示各機構採取必要措施,支持亞利桑那州公路上自駕車輛的測試和操作。他還下令在特定大學啓動試點項目,並制訂了要遵循的規則。該命令在州長辦公室內設立了一個自動駕駛車輛監督委員會。

同時,亞利桑那對車企對要求相對寬鬆。2018 年 2 月,亞利桑那將第一個批准無人汽車的商業營運牌照,批給了谷歌的 Waymo。目前,Waymo 已經在美國 4 個州的公共道路上展開測試,包括加州 ( 2009 年開始)、德州 ( 2015 年開始)、華盛頓州 ( 2016 年開始)和亞利桑那州( 2016 年開始)。

「我們的無人駕駛里程超過 200 萬英里,多數都在城市道路上完成。」Waymo 表示,「從上路時間來看,這相當於有著 300 年駕齡的人類駕駛員。除此之外,我們僅在 2016 年,就在虛擬環境中駕駛了 10 億英里」。

2018 年 3 月 1 日,Doug Ducey 又簽署了 2018 - 04 州長令,允許完全無人自動駕駛車輛上路,以及要求所有自動駕駛系統,符合所有聯邦和州的安全標準。

無人駕駛的時代,真的來了。


配送慢,成本高,無人駕駛能解決
在美國,無人駕駛又是如何一步步駛入物流業的呢
20 世紀 70 年代,經濟全球化與國際貿易迅速發展,以電腦與金融業和電子資訊產業,為代表的新興產業井噴式發展。一時間,大量小型化、高價值化商品的快遞需求鋪天蓋地。美國定位於隔夜航空快遞的 FedEx 應運而生。

第五次資訊技術革命,為電子商務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1997 年,美國在網上開設的商店已達 2 萬家,1999 年美國第四季 B2C 電商交易額,佔例全美商品零售總額的 0.64%。以亞馬遜為代表的電商企業對美國零售業造成巨大衝擊,美國商貿流通渠道結構產生了再一次變革。

然而,比起中國,美國的物流服務卻顯得極「不靠譜」。「美國的快遞物流和我八字不合」方小北(化名)向同學抱怨道「一件同城快遞,我居然等了一周還收到」。方小北是一名就讀於紐約某知名高校的中國留學生,她已經記不清這是自己第幾次被快遞逼瘋。美國快物流服務為何這麼讓人抓狂?(中國的民族主義要出現了)

在這裡,沒有人可以一個電話,就能在 20 分鐘內叫來快遞員取件,也沒有人工客服即時聽取客戶的「抱怨」,幫助確認快件位置,配送速率也要求客戶「用錢說話」。

美國的快遞服務已經逐漸成為購物平台,區分客戶層級的手段。以亞馬遜為例,通常情況下快遞服務分為當日送達、兩日送達,以及基礎送達。基礎送達服務往往僅收取低廉的費用,但快遞時間需要一到兩周,而另外兩種服務的費用則要高出 6-10 美元。

其實,和美國物流「八字不合」的中國人不止方小北一個。與中國快遞公司重視個人客戶與短途運輸不同,美國的快遞公司,尤其像 FedEx 和 UPS 這類巨型國際快遞物流公司,主要側重於與大客戶的長期穩定合作。因此,對於美國的快遞業來說,高端客戶群體享受的優質服務,普通客戶則望塵莫及。


為什麼美國的物流公司這麼「勢力」,不能為所有用戶都提供最優服務人力短缺、人力成本高昂是最關鍵的原因。 據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 (CBNData) 聯合蘇寧易購發佈的《2018 快遞員群體洞察報告》顯示,從 2016 年至 2018 年,中國快遞員的平均工資月薪為 RMB 6200 元。數據還顯示,80% 的快遞小哥工作會超過 8 小時。算下來,中國快遞小哥時薪約為 26 元人民幣。

然而,在美國,快遞員數量不足中國快遞員數量的 1/2。美國一個快遞員的時薪在 15-35 美元之間,加班費更高,並且快遞員的上下班時間非常固定。

如今,無人駕駛駛入物流業,用戶將擺脫「不平等對待」 。以 Nuro 為例,下單當天最晚次日交貨,且運費一律為 5.95 美元,相較於亞馬遜的當日送達、兩日送達,價格優惠不少。

並且,無人駕駛彌補了人力短缺、人力成本高昂的問題。 以 AutoX 為例,每輛車的成本在 8 萬美元,使用年限在 5 年以上,每個月的使用成本僅在 0.13 美元Nuro 小車具體造價在 100 萬人民幣左右,使用年限不詳,以 5 年使用期限,每天工作 8 小時為例,每輛車的時薪也僅在 0.2 元人民幣。

或許距離載人無人車全面上路還道阻且長,但當無人駕駛技術開始在物流,以及智慧零售領域開始大展拳腳,又似乎一切都行則將至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