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他山之石—— 日本第四次產業革命 瞄準物聯網、大數據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3S Market 過去的的報導,變成現在發生的事


2018年6月27日 星期三

成長率2%でも‧‧‧2020年度12兆円超の赤字 政府試算





來源:中国大数据

車間大門口的一個大螢幕,顯示著這個車間裡,每一台機器的運作狀態即時數據。在日本京都郊外的歐姆龍綾部工廠,借助物聯網技術,所有生產環節產生的數據,都被收集記錄下來,發現問題可以即時在生產管理上進行調整,產生的不合格產品,也都可以追溯到哪一步出了錯。


這就是日本第四次產業革命的一個縮影。

除了企業層面自發進行技術革新之外,日本政府層面也提出了面向未來的新策略。

去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出新的經濟成長目標,2020年日本國內生產總值要達到600萬億日元。為支撐該目標,日本經濟產業省提出第四次產業革命策略,這一策略的核心技術方向有三個,即物聯網、大數據和人工智慧。


日本第四次產業革命為何遲到?
「第四次產業革命初始概念,來自於德國工業4.0策略,和美國的先進製造業國家策略,同時還有中國的中國製造2025、互聯網+等策略,日本是在研究這些政策之後,提出的第四次產業革命。」日本經濟產業省產業技術政策課國際室長田中英治,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破滅後,這個國家的經濟就陷入了持久的停滯狀態,而過去的二十年也被形容為日本「失去的二十年」。

經濟泡沫破滅對日本社會的創新活力,造成很大影響。為了提升經濟社會活力,日本1995年就制定了科學技術基本法,和科學技術基本計劃。


其中,科學技術基本計劃從1996年正式實施以來,已經經歷了四期。與中國的「十三五」從今年開局一樣,日本第五期科學技術基本計劃也從2016年開始,持續到2020年。與前四期不同的是,第五期政策重點,聚焦於未來的產業製造與社會變革。

相對於德國、美國以及中國等國,日本的第四次產業革命來有點晚。而且,日本的政策也是在參考了上述這些國家的策略之後才提出的。

對此,田中英治承認,日本在新概念的創造方面落後於別人,現在要做的就是緊跟國際新的動態,發揮日本在產業和服務方面的優勢,來實現差別化發展。(這也是台灣該學習的!

在接受採訪時,對於日本製造業和服務業的水準,不論是日本經濟產業省的官員,還是普通企業人士都充滿自信心。他們認為,只要日本找準未來技術社會變革的方向,雖然起步晚,但還是能夠憑借製造與服務的優勢超越別人。

當然,日本第四次產業革命仍面臨諸多難題。

日本經濟產業省產業技術政策課長渡邊政嘉表示,日本製造雖然質好價廉,但在經濟全球化之下,日本已經不能單靠這一優勢,而是需要全新的創新體系,但很多企業的觀念還沒有轉變過來。

在日本,大企業是一支重要的經濟力量。但這些年來,日本經濟停滯,也與大企業活力不足有關。日本的大企業習慣於自己從基礎研發做起,但在瞬息萬變的新市場環境下,單個企業,即使是大企業也難以應對。

由於日本市場競爭激烈,企業投資都重視短期見效,如果一個技術產品無法在三到五年內商業化,企業就不會投資,這使得企業的創新有較大的局限性。

此外,研發資金向大學和研究機構投入較低,企業與大學和研究機構合作較少,也使得日本在基礎研究領域面臨較大問題。


更為關鍵的是,日本的很多研發主要面對國內市場,與國際上形成隔離,缺乏正常溝通,使得日本的研發環境成為閉鎖的孤島。經濟產業省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手機開發領域,無論是 蘋果 還是安卓手機,直板已經成為最主流的趨勢,而日本還在研發折疊手機,這就類似於進化論上的隔離區,是日本單獨研發的典型失敗案例。

因此,在提出第四次產業革命之後,日本急需解決創新方面面臨的諸多問題。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