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數位教室:教學顯示的超寬螢幕革命—— 來自對岸中國的科技推動教育案例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9月1日9月30日 3S Market 點閱統計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SMART Technologies – A Magical Story



來源:投影时代 作者:萧萧


5月中旬,對岸中國第74屆教育裝備展示會在成都召開。作為教學多媒體的主角,教室大螢幕顯示系統,再次攀登上「大尺寸化」的新高峰:100英吋+的顯示畫面和交互平板,成為展示的重點。但是,與更大尺寸的超寬螢幕顯示產品比較,100英吋+則只是「開胃小菜」。

三種超寬螢幕顯示方案走向成熟
對岸中國74屆教育展上,出現了三種類型的超寬螢幕顯示產品。這些產品以更大的畫面為主要特點。但是,受制於教室的固有建築高度,其不可能在4:3或者16:9的長寬比上,實現「畫面大小的不斷成長」,因此2.35:1或者31:9等,更「寬」的畫面設計成為「多媒體教室顯示」進一步大型化的方向。

實現超寬螢幕大畫面顯示系統,很多投影產品採用了「特種寬鏡頭」方案。即利用超寬變形鏡頭,將16:9的核心畫面,投射在2.35:1等更寬比例的螢幕上。

這種方式,在工程投影、電影放映市場經常被使用。這一方案最大的好處是,用一台設備就實現了畫面的「增長」,且成本變化不大。劣勢在於「解析度」精度的損失,並要求單機投影設備擁有更充足的亮度。


数字教室:教学显示的超宽屏革命


另一種超寬螢幕顯示方案,則採用了「多設備」系統。例如LED小間距拼接、液晶拼接,或者投影機的邊緣融合技術。其中,兩台投影機構成的簡單融合系統,是非常容易實現的「方案」。

雖然邊緣融合的調試,一直是工程實施的難題,但是隨著智慧化、自動化和投影機,內置軟融合技術的持續進步與升級,這一難題已經被徹底解決。而且,在僅僅有一道融合縫隙的條件下,融合調試也會變得非常簡單和方便。

採用兩台投影或者大尺寸液晶單元構成的「超寬顯示」系統,核心優勢在於「最大程度採用現有設備」,實現了畫面的成倍放大,對單機產品的性能要求是常態化的,同時系統自身具有更高的故障冗餘應對能力。這種系統的劣勢在於,畢竟成倍增加了基本型設備的採購,成本變化更敏感。

第三種超寬螢幕投影系統方案,並不是一種新的「技術類型」,而是新的應用類型。即,一般的教室多媒體顯示畫面,是在正面黑板位置「唯一平面」上的。

這必然使得更大的顯示畫面,搶佔更多的空間,進而壓縮其它用途的教室正面空間。對此,教學顯示廠商提出另一種方案:利用教室的拐角,提供「折螢幕」顯示系統。

這種折螢幕畫面方案,不是新的技術——因為數位看板、會展顯示、娛樂顯示等領域的相關應用很多,產品技術也很成熟。但是,這種技術應用在教室裡,為教學帶來全新的畫面體驗,還是第一次。

而且亦不必是垂直牆面的利用,也可以充分利用地板、天花板等水平面積,實現更為多樣的顯示效果。從基本顯示技術看,亦只是投影顯示、液晶拼接、邊緣融合等技術的「應用創新」而已。基礎技術層面的成熟度有充分保證。

總之,「盡一切可能提供更多的顯示畫面」,這是本屆教育展顯示產品參展者的「共同選擇」。這種選擇背後,則是「數位教室」、「智慧教學」的崛起。

數慧教室時代,投影教學二次崛起
對於多媒體教學技術,帶來的「課堂」變革,業內將其分為兩個關鍵的發展階段。

第一個教學多媒體化的階段,多媒體設備的核心意義,在於「增加課堂容量」。這與大學教室常用的推拉黑板,是完全相同的目的。也正因為如此,所謂多媒體教學,居然5-7成的內容是「文字」——和板書的形式完全一樣,差別只在於書寫板書耗費的課堂時間更多。

這種早期的,以增加課堂容量為核心的多媒體方案,主要的應用集中在高中和大學教學中——只有這類教學,才面臨需要足夠大的課堂容量的需求。

相反,對於小學和初中教學,每節課堂的知識量並不是很大,即便是傳統的板書也能完全容納。將文字從板書轉換到多媒體顯示螢幕上,不僅不能帶來新的課堂價值,反而失去了書寫板書過程中的「課堂差異性」和「人性化」特點。——後者曾經是很長一段時間,普教市場多媒體教學設備,「應用頻度」不佳的關鍵痛點之一。


数字教室:教学显示的超宽屏革命


教學多媒體化的第二個發展階段,多媒體設備的「多」的意義才真正發揮:隨著電腦動畫技術的發展,更多的以「趣味性和直觀性」為價值點的課堂教學,多媒體內容被製作出來。

利用多媒體大螢幕,從簡單的「增加課堂容量」,發展為「改善課堂的枯燥性、改良知識傳播的單維度劣勢」,並提升課堂的「趣味性」、與「認知科學結合」增加課堂教學的「效率」。

新一階段的多媒體課堂教學革命變革,是以「內容革命」為前提的,但是其本質卻是多媒體教學,從「擴大課堂容量」,到改善課堂「趣味性」,實現真正「多媒體」「多」維度價值的轉折。這種變化對於普教市場意義更為重大:因為只有更高的趣味性,才是適合普教市場多媒體設備應用的「價值點」。

面對歷史上多媒體教室實踐意義的變革,教學多媒體市場已經迎來「新一階段」以「數位化」為特徵的「下一代」教學手段革命。

新的革命主要建立在基於,雲和智慧技術的後台支撐系統、錄播,互動和多種智慧設備之間的內容遷移,為應用模式的教學,「外延的擴展」、以及數位環境化,AR和VR構成的教室認知體系變革上。

在這一輪新式的教學革命中,電子書包、電子課桌、互動化的全教室數位設計等應用層出不窮。

亦是站在數位化教室的發展大格局下,超寬螢幕、更大螢幕的教學顯示系統被提上日程。雖然超過3-5米的大畫面顯示系統,在標準教室的應用還是鳳毛麟角,但是,業內廠商認為這種應用將是「未來趨勢」。

站在投影等關鍵顯示設備供應商的角度看,一旦超寬大螢幕顯示成為必須,市場規模亦將翻番性的成長。即,這是教學投影顯示二次崛起的歷史機遇。

投影顯示系統在數位教室市場的機會
在過去的五六年中,教學多媒體市場,經歷了一輪巨大的洗牌。其標誌性事件是交互平板產品的崛起。對此,也有人認為這是「投影教學」設備的慘敗。

然而,更多的投影人並不認可以上結論:誠然在60-70英吋教學顯示市場,投影機產品已經退出競爭,但是在90+以上那些更高端的教學顯示市場,卻難覓交互平板的蹤影:即,在不同顯示尺寸上,不同顯示技術的優劣差異明顯。同時,對於教學多媒體的主顯示系統,90+英吋的尺寸依然不足夠大。


数字教室:教学显示的超宽屏革命


所以,可以看到74屆教育展上,各種100+英吋的互動白板,乃至於超過傳統顯示產品一倍面積的,超寬螢幕教學顯示系統的展示。尤其是在未來數位教室時代,以全維度包容感為核心的教室顯示體系,不僅僅需要「平板等小螢幕」(例如電子課桌),更需要投影這種「專職的大螢幕」產品。

作為一種以鏡頭放大,和螢幕反射為核心成像方式的產品,投影機的畫面,在大尺寸上更具有成本優勢、也更利於在有限空間內的靈活部署。某種意義上,數位教室時代,將是投影產品在教學市場「最美好」的時代。一個巨大的產業市場,已經展現在行業廠商面前。

讓硬體等內容,品牌商急於搶跑
對74屆教育展的觀察,很多人亦注意到「教學多媒體,內容依然跟不上硬體」的事實。例如,很多教學單位,沒有專業化的多媒體教學內容產品平台,甚至很多中國沿海進步的地區的縣市整個區域,對這一問題都還沒有「任何策略性」的部署。

但是,教育顯示市場不同於任何消費類產品市場:比如,PC產品上,遊戲和主機之間的「性能推升」作用,往往是遊戲內容走在前面,推著消費者購買更高端、更新一代的主機和電腦。形成這種驅動模式的核心是,這是一個完全商業性、依靠盈利生存的競爭市場。


数字教室:教学显示的超宽屏革命


比較而言,教學顯示市場的本質是「公益性」市場。這種公益性讓行業的供給和採購,對「不確定性」的嘗試非常謹慎。或者說,教學內容產業從來都是走「頂端設計路線」的。因為,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個產業的核心部分,容不得失誤和馬虎。

不過,好的消息是,對岸他們的國家產業層面已經意識到,一個智慧數位化教學時代的開啓。內容行業的數位化和多媒體化,迎來空前的市場機慧。

例如,5月5日,騰訊公司與人民教育出版社,在北京正式簽署策略合作協議。未來雙方將在包括AR教材、人人通、個性化學習平台、雲服務、智慧校園等方面,展開重點研究和內容合作,共同推動資訊技術教育教學的融合創新。

對此,業內的主流認識是「數位教室、智慧教育雖然出現了硬體等內容的局面,但是內容端也已經過了啓動期、處於在路上的發展階段」。這種判斷意味著,教學設備商,需要搶跑以下一代數位教室建設為核心的『教育裝備市場』,一些重點地區和學校的「前瞻應用實驗」也已經開始。

總之,74屆教育展上,「更大」的教學螢幕不是「廠商炫技術」,而是「有的放矢」的行業趨勢。智慧教學、數位教室作為未來趨勢,是目前所有教學設備廠商,必須高度關注和把握的行業命運所在。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