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這家公司要用 AR 隱形眼鏡幫助視障患者重現光明世界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The Mojo Lens Explained - AR Contact Lenses Are Coming! – Tech News



ifanr

Mojo Vision 是位於矽谷的新創公司,這家公司只有 84 名員工,比大多數科技企業的規模要小很多。

這家公司在今年的 CES 上展出了一副隱形眼鏡——當然它不是普通的隱形眼鏡,而是帶螢幕的「智慧隱形眼鏡」。Mojo Vision 透過在隱形眼鏡中增加微型螢幕和感測器,將 AR 直接貼近眼球顯示,並透過 AR 來為使用者提供更便利的生活。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聯想到《不可能的任務 4》中特工用隱形眼鏡追蹤敵人的鏡頭。但實際上 Mojo Vision 打造這副眼鏡的目的,是為了幫助視力障礙者恢復光明。

原理
Mojo Vision 展出的隱形眼鏡是一個原型機,他們在這塊客製化鏡片裡,「塞」進了幾樣東西 —— 一塊超微型的螢幕、圖像感測器、運動感測器。



在此其中,超微型螢幕由  MicroLED 打造,直徑大小僅有 0.48 毫米,比甲蟲還要小數倍,但其螢幕像素密度卻達到了 14000ppi。

外媒 Venturebeat 之前曾在 Mojo Vision 的實驗室中,看到這塊單色螢幕顯示愛因斯坦的吐舌圖像,當然這個圖像是用顯微鏡放大的顯示的,螢幕本體用攝影機根本拍不到。

▲ 圖片來自:Venturebeat


根據 Venturebeat 在 Mojo Vision 的獨家訪問中介紹,這塊螢幕的造價高達 1.08 億美元。其中向 Mojo Vision 提供資金支持的不乏有 LG、惠普、Motorola、盛大集團這些知名企業。

▲ 圖片來自:The Verge

過 The Verge 公佈的原型機圖片看,位於鏡片居中的螢幕僅有一顆芝麻大小,在它旁邊環繞著的是銅金色的排線。

然而 Mojo Vision 這次展出的原型機並不能工作,原因主要是鏡片需要客製化、消毒,而且這個隱形眼鏡還需要額外的處理器、電池才能驅動其運作。

圖片來自:Venturebeat


相比於 Google Glass 一類的智慧眼鏡,隱形眼鏡無論是體積還是空間,都比智慧眼鏡小數倍甚至數十倍。因此零件和供電就成了這種「小而美」設備必須要解決的運作難題。

Mojo Vision 的行銷高級副總裁 Steve Sinclair,向 Venturebeat 的記者解釋了隱形眼鏡的原理和作用:

首先,用戶在使用這種隱形眼鏡時,需要讓驗光師對眼球進行測量,然後根據眼球形狀切割鞏膜鏡片(當然定製成本也比較高昂)。鏡片內的運動感測器能追蹤用戶的眼球運動方向,用戶能透過眼球左看、右看等方式來控制螢幕顯示。而為了保障眼鏡 25 小時的續航時長,Mojo Vision 正在將眼鏡的功耗控制在一毫瓦。


但很顯然,即使 Mojo Vision 使用了功耗更低的 MicroLED 螢幕,眼鏡現階段在如此多的感測器佈置下,也很難能做到僅 1 毫瓦的功耗。而且眼鏡所承載的功能除了顯示還有圖形計算,讓隱形眼鏡在超低功耗下實現顯示和控制,可以說是一個「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的事情。

所以在隱形眼鏡之外,用戶仍需要佩戴額外的配件,來支持眼鏡的數據連接和計算,眼鏡僅作為顯示和眼球追蹤。

作用
Mojo Vision 的隱形眼鏡目前還處於研發階段,但他們已經為這種智慧設備前途,找好了發展方向 —— 作為醫療設備,為視力障礙者恢復光明,重見世界。

在 Mojo Vision 的採訪中,他們介紹了智慧隱形眼鏡如何為視力障礙者恢復視力,借助 AR 視覺增強,鏡片能在螢幕中顯示視障者眼前的物體,以便讓他們更好地辨認出路牌、馬路、提示等,恢復獨立生活的能力。

▲ 體驗 Mojo Vision 隱形眼鏡. 圖片來自TechCrunch


Wired 的記者在 CES 期間體驗了隱形眼鏡對弱視用戶的幫助,團隊將記者帶到了一個漆黑的房間,裡面放滿了各種標誌和物品。透過感測器檢測,眼鏡能向螢幕傳送房間內的物品資訊,並像夜視儀一樣在螢幕中顯示出來。

不過由於 Mojo Vision 的隱形眼鏡仍在研發當中,因此這種設備尚未通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認證上市銷售,但 Mojo Vision 表示目前正在與非營利組織 Vista 盲人和視障者中心合作,透過視障患者和中心為研發提供建議和意見。

而在另一方面,Mojo Vision 也在最近宣佈與 FDA 合作一同推進這種「突破性設備」的研發,以獲得更專業的專家反饋,開發符合安全規定的產品,並獲得特殊審查的優先權。



Mojo Vision 這副隱形眼鏡本質上就是一副 AR 眼鏡,但這家公司更明智地避開娛樂等類目競爭,將 AR 用在發展潛力更大的醫療行業中,並以此作為產品起點。

放更長遠地看,這副隱形眼鏡實際也能為非視力障礙者提供服務,Mojo 想透過這塊超微型的螢幕,為用戶及時顯示關鍵資訊,並避免 Google Glass 曾面臨的尷尬使用障礙。

當然,智慧隱形眼鏡的作用放在用戶手上,總會有千百種創意誕生,比如有人想到用它來當主持人的提詞器、閉眼看電視的播放器、用眼球控制的遊戲機……


如果這些想法能實現,那麼當你在路邊看到有人向你打眼色,請不要以為他在挑釁,別人可能只是在刷微博而已。

當然,這也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儘管 Mojo Vision 計劃在未來兩年內發佈這款隱形眼鏡,但從前面我們的介紹看,這副眼鏡在面向大眾消費者之前,仍然有不少需要完善的地方,至少在成本上它十分高昂,而功能上它非常有限,這使得它完全無法與其他 AR 設備競爭。

因此 Mojo Vision 專注將隱形眼鏡發展成醫療設備,透過 AR 來為視力障礙者恢復光明,從長遠角度看也是個明智的選擇。

Mojo Vision 不是第一家想造它的企業
嚴格來說,Mojo Vision 並不是第一家有造智慧隱形眼鏡設想的企業,早在 Google Glass 問世的第二年(2014 年),Google 也曾公佈過「Google Contact Lens」計劃。

和 Mojo Vision 的定位一樣,Google 的隱形眼鏡也被用於醫療,不同的是這副眼鏡是透過用戶的淚液,來檢測用戶的葡萄糖含量,以此來檢測用戶當前的血糖濃度。

當前檢測血糖成分需要提取一定的血液來完成,這便需要透過針刺的方式進行檢測。而 Google 的隱形眼鏡則僅需要透過患者的眼淚來進行測試,這避免了用戶需要被針刺的困擾,並且能及時提醒患者警示信號。

Google 在這副眼鏡中加入了無線晶片和小型葡萄糖檢測感測器,這兩個感測器被設置在兩層眼鏡薄膜之間。而透過薄膜間的小孔,患者的淚液可滲進檢測感測器,隨後透過天線向外部設備發送信號,提醒用戶。

然而在 2018 年 11 月,Google 旗下的生命科學子公司 Verily 突然宣佈「淚液葡萄糖與血糖缺乏相關性」而終止該項目研發。






實際上除了 Google 以外,三星和索尼在 2016 年前後,都申請過智慧隱形眼鏡的相關專利,索尼的專利是透過眼球運動來判斷控制信號,繼而實現用眼球來控制多媒體終端的能力。


而三星想法則更加激進地將螢幕、感測器、相機都融入到隱形眼鏡內,用戶能透過眨眼的方式進行拍照。




不過這些專利,至今都沒有應用到任何一款隱形眼鏡產品當中。

智慧隱形眼鏡的構想很美好,但實現難度比智能眼鏡明顯要大許多,儘管 Mojo Vision 在產品研發上雄心勃勃,然而想讓眼鏡真正為大眾服務,Mojo Vision 依然要面臨許多功能和交互上的棘手問題。

在 Venturebeat 的採訪中,Sinclair 說道:

我們發明瞭自己的顯示器、我們發明瞭自己的氧氣系統(用於舒緩佩戴時的異物感)、我們發明瞭自己的功率、發明瞭自己的客製化晶片和功率管理工具,目前我們正在發明自己的眼球追蹤算法。

隱形智慧眼鏡若能真正實現,那麼它注定是智慧穿戴設備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