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NDAA 能給台灣安控業重振雄風嗎?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20年7月20日 星期一

How China Trains the World’s Autocrats to Surveil Their People

3S MARKET 施正偉

中國安防業在 2020 年不但屋漏偏逢連夜雨,而且還後院失火。在今年初過完年假,碰上了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在他們國內大爆發,接著歐洲像接力賽般,一一淪陷在疫情大流行中。原本美國被認為會是「狀況外」,沒想到四月起至今,變成了全世界最悲慘的重災區。


這近十年來,中國靠著他們中央的政策、廣大的腹地帶起了對影像監控的需求,不但讓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影像監控市場,也造就了海康威視、大華等一群安防廠商,幾乎全球的前十大多在中國。

但是從 2018 年開始,川普藉美中貿易揮刀中國安防業,原本全世界都只認為,這只是美中貿易的一個不會成為主題曲的插曲,沒想到歪打正著,一連串駭客入侵與後門機密竊取事件,從 2019 年頒出 NDAA 大法,通信、網通、監控、人工智慧等的「一干人犯」,通通不准進入美國。

對於這近十年來中國安防的崛起,美國幾乎至少七成影像監控,全也倚賴中國的廠商供應;還有台灣安控業本來是全球重要的供應地,完全被中國安防廠商所取代,這三角關係的變化,3S MARKET 這十年來的報導,絕對是全球在安控領域的資治通鑑。

這兩年因為 NDAA(國防授權法),美國安控業者只要是有承接美國公部門的安控廠商或承包商,紛紛來台尋求合作,但是這一年多來的接觸,至今仍未有明顯的進展,原因在哪裡?


要探討這原因確實是錯綜複雜,但是從美國普遍反中的情節,這正是台灣安控產業重新站起來最好的機會,只是這個機會如何把握?如何進行?與我接觸的美國業者都說,因為安控主要使用者,公部門佔很大的比例,只要不慎觸法 ,就別想再幹這行,所以美國業者別無選擇,必須找台灣與韓國的安控廠商合作。

從類比監控來看,目前市場的主流是 TVI、AHD、CVI,但就市場的區隔來看,AHD、CVI 因晶片的發展或市場的印象等因素,美國專業監控市場並不青睞。可是台灣這十年來在本國市場卻是主流,這個一定存在的市場空間,對台灣主要從類比 CCTV 起家的監視業者,美國業者很期待台灣監控業者能撐起這個空間。

從網路監控來看,事實上美國業者對台灣網路監控業者也暸若指掌。美國主流安控業者,事實上在產品選擇方面,主要還是以品牌考量為首選,至於中國的網路監控產品,第一指名是海康威視,海康之外對於美國業者(主要是專案承包商)青睞度並不高。台灣網路監控碰到什麼問題,在之前的分享已經提了很多,在此就不再重複描述。

提到這裡,也必須從「紅色供應鏈」來探討。在 2003 年以前,台灣、韓國之所以能扮演監視產品全球主要供應的產地,當時仍是上游賣方市場導向的型態,如果能掌握關鍵組件(CCD)、關鍵影像調校技術,誰就能主導市場。

但自從中國公安部有計劃地以「平安城市」這個國家級專案的推動,「紅色供應鏈」逐漸發展成型。外行看熱鬧,只會講「紅色供應鏈」,事實上一個遍地開花的市場,就需要像「中央廚房」這樣的「紅色供應鏈」來支援。這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之前,等於也是全球到中國生產、組裝,讓中國變成世界工廠的模式。中國因集人口紅利等多項的天時地利人和,學到了這樣的產業營運模式。


如果不是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產業斷鏈」問題不會浮現檯面。除了科技相關產業,美國各行各業所需的產品,幾乎主要都來自中國,這些 3S MARKET 在二、三月之間都有很深入的探討與分享。

台灣、韓國,甚至全世界的安控業,就是這樣被中國安防業所一路擊垮。中國已經形成了很多產業的世界工廠,憑藉的就是「紅色供應鏈」,城鎮聚落因應而生,搭配支幹物流的供應體系,行成很有效率供應網,支援中國本地的需求。而外銷市場只要再銜接上國際物流,就可無縫接軌國際市場的需求。

從現實看,在未來兩年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不會一下消失。但是東協的興起,漸漸也在稀釋中國的影響力,特別是中國一帶一路的國家級計畫性營運模式,因位中國本身的天災人禍影響,已經無力實現著大夢。台灣產業如何從一直是他國供應鏈的一環或一個支系,從而變成一個主系,或一個關鍵地位,是勢必發展的產業政策。

而要分散集中「世界工廠」的供應風險,形成「衛星式」分散式製造中心,已經是這次 COVID-19 後,被國際個產業所熱門探討的議題。協作與合作,正是台灣產業可以扮演的角色。

對於美國這樣大的市場,不是任何一家廠商可以有足夠的胃納量,可以獨吞。雖然我不認同巨人永遠都會是巨人這種歸納理論,但是市場競爭如果沒有一定的規模化,也沒有辦法在主流市場上取得一爭長短的門票。

而美國市場目前的空間,讓台灣安控業者這十年來被壓著打的窘境,如何取得這塊天掉下來千載難逢的機會?這是所有台灣安控業者的最小公倍數。

把鏡頭轉到美國市場,如果光說很大,進到美國市場絕對會迷路。沒有方向感別說吃不到蛋黃,搞不好連蛋白都吃不到,還可能咬到一口口都是硬硬的蛋殼,所以策略佈局很重要。

美國知名類比高清類比晶片廠商 Techpoint 總經理 Darron 就說,他知道台灣監視業廠商目前都把目標瞄準在 IP 監控,但是美國同樣有廣大的類比監控市場,是值得傳統類比監控廠商進到這個市場來發展。

今年我曾探詢美國一些業者,估計網路攝影機與類比攝影機在量的比例,大致得到的推估數字是在 2:8 至 3:7,或 3:7 到 4:6 之間。我目前無發掌握確實地估計量,但可以找到國土安全監控攝影機的推估值。


而中國產品如果在這領域也約佔七成的比率,我用徵詢美國業者所說的,海康威視加上大華合計有六成左右的市佔率,用這個圖在 2021 年的推估值達 28.7 億美元的市值,那麼整個美洲市場海康威視+大華的市值空間,可達 12 億美元。

假設 NDAA 限制,將從海康威視+大華預估可騰出三成的空間,則可達 3.6 億美元 (約 108 億新台幣)。這數自大概是有人估計台灣平均一年監視產值 200 億超過一半還要多,至少有多兩家的晶睿的年營收。


而根據 CCTV BUYERS GUIDE 的報導,2018年,北美 IP 攝影機市場約佔行業比率的35%,市場值達 80 億來看,再用上述的比例來套算,也就是同樣中國佔七成,海康威視、大華佔六成,同樣可能是釋出三成空間,則達300億新台幣的規模。

當然我清楚上述有些計算是鬆散不對稱的,特別是這些估算的定義是「市值」,不是產業估算的「產值」,但至少可呈現一個可能的規模。如果再把家庭攝影機也加進來,美國市場的空間絕對是一個金山銀山級的盛宴。比起台灣自己的內銷市場,過去台灣外銷主力的 EMEA 市場,都撐不起有這樣的規模。

想要在美國市場吃得夠飽,台灣必須要建構一個類似產業供應鏈的中央廚房,這個供應鏈多多少少,也必須與中國的紅色供應鏈協作與合作。這包括一些組配件,如個是一般的線材、鏡頭等,事實上台灣已經沒有生產製造一般組配件的客觀條件;台灣必須往中高階去發展,這就是我前面說的協作。

美國之所以發起美中貿易戰,就在三、四十年美國用 301 條款把台灣紡織品等產業電的哀哀叫是如出一轍。

因為過去美國是全世界最富強的國家,大家把產品輸入,另外也當成提款機,在美國經濟超過一定的容忍負荷,自然就祭出了許多的報復殺手鐧,美中貿易戰就是源自如此背景。

當然中國確實也踩了許多紅線,才導致美國一波波的實體黑名單被提出。事實上從 NDAA 的法規,資安是一個核心重點,也是安控領域台美雙方未來合作的重要基礎。

開拓、經營美國市場的做法,跟對 EMEA 市場或國內的經營方式絕對不同。但也有廠商朋友持悲觀看法,說台灣廠商「放尿攪沙袂做堆」。怎麼做對這個產業每個經營者,挑戰智慧,也考驗抱負。

所以分享、探討到這裡,大家可能就可猜得出,為什麼在六月會連續舉辦了三場「台灣智慧安控國家隊高峰會」。


過去做 EMEA 市場,傳統模式就能找到國際買主,這也是為什麼一度台灣往 IFSEC 去參展如過江之鯽,但是美國 ISC 則不若往歐洲參展的家數,來的那麼多。

但隨著中國安防廠商在歐洲攻城掠地,加上這三年中國一帶一路的超級攻勢,台灣安控業者都被逼回到國內市場原始點。

如今美國市場因美中貿易戰與 COVID-19 等效應,這個機會不能白白放過。一家美國業者這樣告訴我,他不期待台灣現在能提供像海康威視所提供的完整度,「我們現在只要非海思,可即時監看、能錄影、能回放」。

他說,「Can Taiwan manufacturers help?」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