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 感測器設備開發不止步於可穿戴設備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2014年6月5日 星期四

來源:安珀網
  
可穿戴科技產品根本不算智慧,在某些層面上來說,對這些產品的第一印象還覺得它們有些傻氣——為解決一個問題而生,而這個問題偏偏有著更好更簡單的解決方案。
  
考慮到可穿戴設備未來發展方向的高度不確定性


如果你在CES大會,那麼你肯定不會錯過這款新興的電子產品可穿戴設備。這個類型的設備可謂是FitBit的無限進化版,它們通常分為三大類:健康追蹤器、智能手錶和智能眼鏡。上述的三類產品,幾乎沒有一款不是圍繞著全世界最重要的健康問題,試圖為其提供解決方法的。
  
幾乎每日,我都能發現新的可穿戴設備發佈。雖然可穿戴設備的種類越來越多,但是它們仍然一個比一個顯得傻氣。可穿戴設備的種類囊括各種飾物,從可穿戴項鍊(就好似項鍊從來都沒有被穿過那樣)、耳環、鞋子、衣服和其他可以穿在身上的東西等等,它們的特點都是可以內置微型電腦和生物感測器、低耗電和高連線性能。眾多科技公司絞盡腦汁,想要讓人們知道可穿戴設備的影響力和顛覆性,因此,順利成章地,無論發佈的產品多麼滑稽,媒體、推特和YouTube等都會進行瘋狂地關注。
  
我的觀點是,大家都濫用了顛覆性這個詞。大部分的可穿戴設備都是在利用蓄謀已久的顛覆性來為人們帶來困擾。
  
雖然仍有少部分人在購買可穿戴設備幾個月後仍能堅持使用,但是大部分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很快失去新鮮感而停止使用。我在使用FitBit六個月後就放棄繼續使用,同樣的情況還出現在我的Pebble智慧手錶和Google Glass(分別是6天和6小時)

我對待他它們的態度就好像當初對待第一隻卡西歐手錶那樣,還記得那是高中時期擁有的第一只有計算功能的手錶。當時我就覺得有計算器的手錶真的對我生活造成困擾。而現在,所謂的顛覆性也不需要讓人們覺得不方便。
  
所謂的顛覆性應該是不會給人們造成困擾的改變
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一個戴著身上的產品既不舒服也不美觀,而且產生的價值也補償不了它給我們帶來的困擾,那麼這個產品肯定不會有可持續的價值。因此,目前最重要的問題是,可穿戴設備將會變成什麼?

顯然,電腦科技和互聯網連接技術會繼續被使用,而物聯網技術也是不可或缺的。然而,目前的可穿戴設備都將其定位於嘗試解決健康問題。
  

那麼,是不是人人都需要每日都戴著説明解決健康問題的設備呢?又或者,這個設備是不是只需要每日每夜不停地感應我的生理狀況呢?
  
人們需要的是傳感,或者設備應該命名為傳感設備
就在最近,奇點大學在福布斯網站上發表有關新一代具有醫療室儀器功能的革命性生物感測器正在向人們襲來,帶來更輕便、更微型和更高效的醫護體驗的文章。Human API所需要的傳感指的是感測器以及敏感性,而不是設備使用的模式——無論設備是植入式還是佩戴式的都不是問題。
  
在一部Hacking the Future的劇集中,福布斯的John Nosta和我對可植入設備這個新的命名達成了共識,或者John創造了一個更加貼近的類別表皮設備。可植入設備以及()表皮設備所扮演的角色將會與目前的可穿戴設備大有不同,前者不會對用戶造成困擾。

相反地,它們是隱藏的、不易被發現的,在背後默默地測量資料。專家們指出,傳感設備的問題在於其不能無時無刻地提供健康資訊流,相反地,它們提供的是一個某個時間點的健康資訊。

以下列舉一些傳感設備
汽車——方向盤、桌椅
衛生間——鏡子、衛浴、牙刷、花灑頭(看在老天爺的份上我們還是有一定尺度的)
睡房——枕頭、床墊、被單
辦公室——椅子、筆
藥房——想像一下藥房變成一個傳感室,你只需2-5分鐘就能提交查看相關資料
  
有考慮過健康的出現嗎?
越來越多的人們覺得自己需要的健康資訊,其實這個觀念並不是正確的。不過,對於這種訴求的出現我也有一定的道理,這篇文章我就有提到一個過時的流健康概念了。但是,我們都忽略了一個問題,就是真的可以幫助解決健康問題嗎?還是我們小題大做過分設計了?在健康資料的使用上,我們都錯了。

事實上,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從醫療角度來分析的話,個人的健康資訊流並不會比單個時間點的生理資料更具有分析價值(除非你是重症病患者)。這意味著,一個能每日或每週感應用戶健康指數的植入式感測器已經足夠了,並不需要每日每夜都戴著一款度身定做的能提供流健康資料的設備。
  .
更多的資料並不意味著能夠獲得度身定做的醫療服務。當然,我們都想擁有專為自己而設的醫藥服務,但是除了像腫瘤或者其他種類的病之外,我們根本不可能獲得度身定做的藥物服務;或者說,我們亦不需要。我們可能在團體、人口、性別、年齡和體型方面能獲得私人的藥物,但是如果為了有自己度身定做的藥物服務而投資的話,那真是太傻了。
  .
從人們身上收集得來的資料並不是十分準確,我們需要著重開發能夠認知能力的智慧設備來修復相關的資料,令其可以用於治療分析。否則,我們就會很容易出現錯誤的診斷,嚴重的還會造成全球性抑鬱症的蔓延。在開發出那樣的智慧設備之前,病患者只能參考大眾健康資料的分析結果,而這些資料也只能適用於大眾。知道開發出能修復測量資料的設備前,我們只能從健康資料目錄中找到自己相關的分析結果。
  .
能夠帶來革命性改變的是那些能夠取得最大市場份額的創新成果。行動電話之所以得到廣泛的接納,但同時備受爭議是因為很難確定手機能夠改善每一個使用者的生活。我高中時代的具有計算器的卡西歐手錶從來沒有引發過一場革命,是因為它是小眾的。

2013年中國可穿戴設備潛在消費者期望功能調查結果

在未來,雖然人們會佩戴各種各樣的可穿戴設備,但是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還會和現在的類似。同樣道理,需要在身上佩戴一個能提供流健康資料的行動實驗室的人也是小眾的(而且,很不幸運地可能都是患病者)。大部分人們都只需要某個時間點的資料,從而能夠更加科學地改善個人健康。
  
事實上,目前可穿戴設備説明我們解決的問題,都有著更加簡單的解決方法。可穿戴設備希望通過獲得龐大而不準確的資料流程,而分析研究得出用戶度身定做的藥物服務,這樣的做法太多漏洞了,很難會引起大範圍的革命性變化。這會是必然的。
  
理性一點吧——開發傳感設備,並不止是可穿戴設備。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