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VR & AR 涼而復熱了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20年1月17日 星期五

CES 2020: Trying Out Realmax 
100 VR / AR / MR Headset
leiphone Rachel 

VR(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和 AR(Augmented Reality,增強實境)經歷了艱難的幾年 —— 儘管消費者的興趣與 VR 設備的銷售量雙雙成長,但專家們宣稱 VR「死了」;而價格高昂、效用有限、幾十家企業相互競爭的 AR 設備,也陷入利基市場,在很多人眼裡猶如曇花一現。

然而,剛剛結束的 CES 2020 卻打了與 VR、AR 唱反調的人的臉。外媒 VentureBeat 記者 Jeremy Horwitz 親臨 CES 現場,經過一番考察,認為 AR、VR 仍有蓬勃發展之勢。以下是小編在不改變原意的基礎上對其報導進行的編譯。

VR & AR 凉而复热了
【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我走過拉斯維加斯會議中心的北廳、中廳和南廳,發現 MR(Mixed Reality,混合實境技術)處處可見——主流汽車製造商、開發商和流媒體公司,都在展示各自的 VR 和 AR 解決方案,其中一些讓人眼前一亮。上圖是 CES 上的一個 VR 體驗區——今年,除了展台擺放設備和企業常規演示外,參展者們可以直接親身體驗新科技。

可以說,CES 無疑是我參加過的最棒的 VR 和 AR 展,以下是在 CES 2020 上一些最引人注目的 VR 和 AR 主題。

汽車領域的 VR 及 AR 應用
此次 CES 上,幾家汽車製造商對 VR 和 AR 應用的展示十分矚目。

韓國現代汽車(Hyundai)在現場,準備了 8 個 Pimax 寬螢幕 VR 耳機,供參展者體驗其 S-A1 飛行出租車,此款飛行出租車的原型機懸浮在展廳空中(如下圖所示)。而這只是眾多汽車製造商在 CES 2020 上提供的 VR 體驗之一。

VR & AR 凉而复热了
【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相比之下,本田(Honda)沒有展示其 VR 自主駕駛模擬器,而是用 9 分鐘講述了未來 15 VR 對汽車行業發展的意義。本田用了卡通化的 3D VR 來展示其技術,比如已在俄亥俄州美國 33 號公路上,測試的 V2X 互聯安全技術 Safe Swarm,以及可作為購物展示,或能透過銀河景觀,起到療癒作用的車窗設計。

VR & AR 凉而复热了
【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講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有些牽強,那麼再來看看奧迪(Audi)的「智慧體驗」,這款車的車窗是一個螢幕,在行駛過程中會有 AR 圖標彈出,顯示周圍的地標。另外,車輛還會基於健康數據,建議乘客進行呼吸鍛鍊。

VR & AR 凉而复热了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另外,汽車製造商們利用替代顯示技術(alternative display technologies)來提醒乘客——在一個奧迪 3D MR 演示中,左眼和右眼感測器,創建了只有駕駛員才能看到的懸停立體顯示,實際上它是 AR 風格的平視顯示器。

值得一提的是,CES 上展示了許多不同的無眼鏡 3D 顯示器,這種顯示器的價值在汽車領域尤其突出,畢竟駕駛者不該為了 AR 而在行駛過程中戴眼鏡或護目鏡。

消費級和企業級 VR
首先來看看消費級 VR 的情況。

消費級 VR 領域的兩個玩家索尼和 Facebook ,都沒有在 CES 2020 上發佈新產品。不過索尼倒是官宣了 PS VR 銷量已突破 500 萬台,銷量超過了任何一款 VR 頭顯。而 Facebook 則安靜地享受著市場對 Oculus Quest 的強勁需求,Oculus Quest 在節日期間基本售罄,無需降價。

去年 CES 上推出的 HTC Vive Cosmos 耳機遭受了一片批評,因此 HTC 今年並未出席展會。也就是說,今年沒有哪個消費級 VR 領域大玩家,推出了新的硬體,不過其他公司,也介紹了一些有意思的技術。

同時,Nolo 展示了一種 6DoF 控制器解決方案,使用者只需將手機,放到 Nolo N2 VR 頭顯內,連接 NOLO CV1 Pro 手柄,借助 5G 網路或者家庭光寬頻,即可隨時隨地的進入雲端 VR 遊戲,開啓 6DoF 虛擬世界。使用者僅用 200 美元,即可將其添加到手機、筆電或耳機中。

而韓國公司 bHaptics 展示了 Tactsuit 系列,可穿戴觸覺配件,包括價值 499 美元的 Tactot 觸感背心,當在胸前綁上一套強大的振動致動器時,看起來就像特警部隊成員。我用遊戲《絕地求生》(PUBG)測試了這個系統,發現上半身觸感明顯。bHaptics 正致力於,為即將推出的《絕地求生》VR 版,提供軟體級支持,這可能是 2020 年 VR 領域的一件大事。

企業 VR 看起來也在蓬勃發展。

Pimax 和 VRgineers 都展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高解析度「8K」(注:兩隻眼睛各為 4K)VR 耳機,不僅適用於企業用戶,還適用於最苛刻的客戶——飛行員和太空人。儘管 VRgineers 表示其最新 8k XTAL 耳機,已被美國空軍購買,但我卻注意到空軍在展會上,評估 Pimax Vision 8K X。

VR & AR 凉而复热了
【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雖然不能透過一個鏡頭,捕捉具有完美代表性的圖像,但這兩個設備都有效地,消除了螢幕門效應,並且只有當中央比外圍,更強的視網膜凹式渲染打開時,你才能看到單個像素。縱觀 XTAL(上圖)和Pimax(下圖),毫無疑問,即使是最苛刻的企業和軍事領域用戶,也會為這些新方案激動不已。

VR & AR 凉而复热了
【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與此同時,其他公司也在爭取企業級 VR 領域的一席之地。

中國公司 Pico 透露,帶有眼球追蹤和不帶有 Tobii 眼球追蹤的 Neo 2 耳機,分別對標 HTC Vive Pro 和 Vive Pro Eye,價格更低、功能更全。

VR & AR 凉而复热了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松下(Panasonic)展示了小型、輕質 VR 眼鏡的原型(上圖),專為企業級用戶設計,但可能永遠不會度過概念階段。眼鏡使用了去年 CES 上,作為組件顯示的非常規的微型顯示器; 它們受益於設定的 HDR 色彩再現,但視野範圍非常有限。松下不願透露太多細節,我覺得可能還沒有確定最終方案,我們只能靜觀其變了。

消費級和企業級 AR
多年後,當人們回顧 CES 2020 時,他們會記得這是 AR 第一次,真正面對消費者的展會,技術超越科幻,3500 美元的全像鏡頭耳機進入主流市場。多家公司展示了價格在 500 至 600 美元之間的功能各異的 AR 眼鏡,都將在 2020 年夏季前發佈。促成這一創新的關鍵因素是使用智慧手機進行核心處理,同時為輕型眼鏡裝載感測器、相機和立體顯示器,高通將這一舉措稱為「XR Viewers」或「XR Smart Viewers」。

我不再重覆對 Nreal Light AR 眼鏡,或 Nebula 3D AR UI 的正面印象,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在測試了一大堆新的 AR 硬體後,我腦海中的 AR 印象。

Nreal Light 是眾多消費級 AR 解決方案中的佼佼者,到目前為止,這些解決方案似乎主要來自中國公司。有 Nreal,還有其他一切——從最好的眼鏡到最差的仿製品,都很相似,沒有一款將設計感、舒適性、視覺性,能和 Light 軟體的支持相結合。在試用了 MadGaze、0Glasses 和其他公司的類似眼鏡之後,很明顯 2020 年市場上,不缺重量極輕的 AR 眼鏡,但 Nreal 將脫穎而出。

上述消費級 AR 領域的現狀顯示,蘋果 2020 年不太可能進入這個市場,而且還很可能會落後兩年。想到有關蘋果 AR 開發面臨挑戰,和延遲的諸多報導,這也就不意外了,它為率先進入市場的玩家提供了贏得粉絲,以及提升消費者認知的更多機會,而蘋果則在等待技術和設計近乎完美的結合,以便實現大規模生產。

當前,我個人對於 AR 眼鏡主要有幾個關注點:
首先,AR 眼鏡是否適合用戶鼻梁高度——這有點出乎意料,但其實也很關鍵。CES 上展示的大多數眼鏡中,光學系統都是以一個角度投射的,這個角度適合鼻梁較低的消費者,但如果鼻梁較高,可能需要傾斜眼鏡,才能看到 AR 效果。而且目前的眼鏡要麼太高,要麼太低,所以眼鏡內置的,用於視線跟蹤的內部相機,就可能看不到消費者的眼睛。

VR 系統經過測試,已經可以獲得正確的水平瞳孔間距離,保證顯示器適應瞳孔間的距離變化。 而 AR 眼鏡現在似乎也更關注垂直定位,更不用說需要柔性框架,來匹配較大的頭部尺寸、線纜定位和重量等問題。

其次,AR 眼鏡的房間規模跟蹤系統性能如何。當眼鏡能夠正確地映射房間時,它們的介面就像 Oculus Quest 那樣能夠清晰地顯示固定位置。例如,當我測試 Nreal Light 的 Nebula 系統時,我能夠在充滿圖標和文本的「主螢幕」界面後面實際行走,查看它們的背部設計。但是,房間地圖功能的正式版,是否真的能像 Quest 的一樣好用,還有待觀察。

AR 公司也在致力於輸入解決方案。 Nreal 對幾乎所有可用選項都在進行試驗,這一事實持開放態度——消費級眼鏡將能夠使用智慧手機,作為類似於雷射筆的 3DoF 輸入,依靠頭戴式攝影機進行眼睛和手部跟蹤,並與第三方 6DoF 手臂感測器(如下)和控制器一起使用。其他 AR 眼鏡的開發者,似乎只專注於一個或兩個輸入選項,效果並不佳。

VR & AR 凉而复热了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不過,我沒有花太多時間,在 CES 的企業級 AR 解決方案上,主要是從去年到今年,企業級 AR 設備的發展似乎並不顯著,企業級 AR 大玩家微軟和 Magic Leap 也沒有出席。至少在我參觀過的很多展位上,我沒有看到任何 HoloLens 或 Magic Leap One 硬體,去年我還至少看到兩家知名公司,使用這些設備做演示。

相比之下,更常見的是 Vuzix 等公司的設備,它們在 CES 上發佈 M4000——一種企業級 AR 耳機,類似於老款 M400,但現在具有完全透明、價格也更貴的光波導顯示器。據悉,M4000 將為特定行業提供視覺上,較少干擾的 AR 查看選項,而 M400 將繼續為大多數企業客戶的需求服務。

由於波導在業界,被認為是未來 AR 解決方案的顯示技術選擇,我向顯示器製造商 Syndiant 詢問了我們在 2020 年,可能看到的價格和性能差異。Syndiant 公司發言人說,波導顯示器的起價,比非波導螢幕高 15-20%,但暫且不論深度平面,要獲得同等或更高解析度和細節的波導,成本可能會躍升至 50% 或 100%。

小結
今年的 CES 可謂是 AR、VR 領域的一場盛宴,囊括了消費級和企業級的眾多產品,雖然如上所述,一些行業重要玩家並未出席此次展會,但 AR、VR 行業仍有蓬勃發展之勢。正如 Jeremy Horwitz 所說:
AR 硬體、軟體和整體用戶體驗元素初現光芒,VR 也逐漸從消費級設備擴,展到零售和商用領域,越來越引人注目。CES 是 2020 年良好的開端,我很期待未來的幾個月。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