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解讀德國「國家工業策略2030」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智慧生活設計事務所


2019年2月27日 星期三

Germany Heading For RECESSION! -
 What You NEED To Know


來源:汽车商业评论 作者:张南 


這份文件的作者,德國聯邦經濟事務與能源部部長彼得·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er)表示,透過合理的能源價格、降低稅收、將企業負擔降低到40%以下,可以增強德國企業競爭力,保證德國的就業崗位以及富裕。


工业互联网,工业战略,新能源
圖片來自「東方IC



2019年2月5日,柏林,德國聯邦經濟事務與能源部(Bundesministerium für Wirtschaft und Energie)發佈《國家工業策略2030》草案,旨在有針對性地扶持重點工業領域,提高工業產值,保證德國工業在歐洲乃至全球的競爭力。

該策略將鋼鐵銅鋁、化工、機械、汽車、光學、醫療器械、綠色科技、國防、航空航天和3D列印等十個工業領域列為「關鍵工業部門」,認為這是德國製造的核心。

它強調打造德國及歐洲龍頭企業的重要性。德國政府將持續扶持這些部門,為相關企業提供更廉價的能源,和更有競爭力的稅收制度,並放寬壟斷法,允許形成「全國冠軍」甚至「歐洲冠軍」企業。
已經存在的問題
《國家工業策略2030》草案,回顧了德國經濟諸多已經存在的問題。1970年代,德國就失去了彼時在消費電子行業的領先地位,將領導權拱手讓給了日本和韓國。自那時起,這一損失再無回頭之路。

隨後,它引起了連鎖反應,使得歐洲無法在電信技術和計算機、消費電子(包括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等新興領域站穩腳跟。

新型碳纖維材料,主要在德國境外生產。

汽車工業的成功,對德國作為一個工業基地的未來,具有重要意義,但與此同時,德國的汽車業也陷入了對未來的憂慮,這些尚未成功克服的重大挑戰來自:要求越來越高的廢氣排放水準、電動汽車、自動駕駛,以及全新行動出行的概念,所可能造成的顛覆性運行模式。

那些代表平台經濟的網路公司,幾乎完全在美國和中國發展,而不是在德國和歐盟國家。這種局面,幾乎毫無改變的苗頭。

在人工智慧(AI)領域中,儘管德國的基礎研究仍然強大,但是商業化卻完全沒有跟上。德國與領先的網路公司之間的差距目前似乎在擴大,而不是縮小。

在新生物技術的發展上,歐盟企業似乎沒有拿到入場券。

全球各種的新型、大型公司幾乎出現在所有創新的領域,尤其是數位化和人工智慧領域。這些領域都得到了巨大的資本,和市場力量的助力,遠超過了德國DAX指數的任何一家公司。

德國和歐洲成功的新創企業,越來越多地由美國的風險資本基金提供資金,逐漸也就成為美國公司。

如果德國和歐洲不能成功地,在顛覆性技術方面取得領先地位,就有可能迅速損失巨大的增值空間。令人擔憂的是,報告中寫道,這些年德國幾乎沒有出現新的大型企業。相反,以前的世界領先企業,如AEG、根德(Grundig)等早就失去了領先地位。而在美國和中國,過去20年裡卻出現了大量世界領先的新的大企業,特別是在電信技術、網路和數位化領域。

報告認為,電動汽車、自動駕駛、數位化、人工智慧等是蒸汽機時代以來,最具創新的發明,這些領域擁有廣闊的前景。如果德國錯過這些發展機會,就將成為其他國家延伸的工作台。德國必須從被動的觀察者變成設計師,並扮演角色。

阿爾特邁爾部長擔心,一旦德國和歐洲的經濟在這場經濟競賽中落後,將會對歐洲社會的福祉與安全造成嚴重不良後果。
競爭對手已經做出行動
《國家工業戰策2030》草案認為德國最主要的國家競爭對手,已經做出行動,並且都在重新定位。

在美國,技術發展主要由蘋果、亞馬遜、谷歌、微軟和通用電氣等大型科技集團推動。它們在人工智能、數字化、自主駕駛和生物技術方面的研究和開發總共投入了數千億美元的資金。奧巴馬政府為這種發展提供了廣泛的支持。而特朗普政府正努力通過「美國優先」政策振興和保護鋼鐵、鋁、汽車工業和農業等傳統工業部門,試圖將此前丟失的份額重新轉回美國。

日本經濟的優勢尤其包括人工智能、聯網機器和機器人技術以及汽車工業。日本軟銀集團為人工智能、聯網機器和機器人設立了願景投資基金,該基金將在十年內增長到1000億美元。

報告認為在產業政策方面一個特別成功的國家是中國,在2015年啓動了「中國製造2025」的倡議,通過積極的工業政策,以便加強十個關鍵領域。2017年,中國宣佈尋求在2030年之前,成為人工智能領域的世界領先者。

2018年7月,國有集團招商局等決定設立1000億元人民幣的「中國新時代科技基金」,投資於中國和世界各地的科技公司。與軟銀的「願景基金」(Vision Fund)相呼應。而通過「一帶一路」,中國正試圖確保銷售市場和物流的安全。這一戰略將市場經濟原則與積極主動的國家政策結合起來,到目前為止已證明是最成功的。

阿特邁爾部長認為,歐盟的政治,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忽視了這些事態發展。加強國家工業基礎,不僅符合國家利益,而且是一項具有國家重要性的優先任務。為此,政府需要適當的手段和手段。
社會市場經濟
《國家工業戰略2030》草案在前言中提出:在產業全球化、創新加速化以及其他國家產業政策的擴張性和保護主義這四個條件下,德國(和歐洲)如何能夠持續地維持和發展業已高度繁榮的私營和公共經濟?它給出的答案是:「德國的高度繁榮得益於已確立為世界上最成功的經濟模式:社會市場經濟」。

這份文件毫不掩飾對於產業政策干預與市場經濟相結合的混合優勢,它提到了一系列的公司和產業:從早到1969年空中客車公司的成立,到後來對個別公司如德國第二大鋼鐵公司Salzgitter、歐寶汽車、建築公司Holzmann 的「救援嘗試」,再到光伏企業的清算或半導體和微晶片的生產。報告承認,一些干預措施失敗了。因為政府做得不夠好,而且國家原則上並不是更好的企業家。

但它還是重點強調了,「國家的行動,作為一種特例是完全正當的,而且也是完全必要的」。國家的干預,將作為必要的手段,區別於一個公司的單獨利益考量。

這個策略認為,德國經濟必須能夠經受住所有主要領域的全球競爭,特別是在關鍵技術和突破性創新方面。第二產業的佔比,不管有多少缺陷,仍然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重要目標。德國需要將這個比例提高到25%(目前23%),而歐盟需要在2030年提高到20%。

在本地,保持一個閉環的工業增值鏈,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增值鏈的所有部分從基本材料的生產,到加工和加工,再到分配、服務、研究和開發,都存在於一個經濟地區,那麼各個環節將更具有競爭力。必須對目前大量外包而出現的價值鏈缺失,進行警惕和修補。

草案提到了全面保持所有產業的觀點。「為爭取每一份工作崗位而奮鬥」,聽起來也是特朗普的風格:不顧一切、哪怕把包括採礦業這種塵封已久的工作也要帶回美國去。重要的是,把工業分成「臟亂陳舊」和「乾淨新勢力」的區分,是錯誤的做法。

文件中不無擔憂地指出,德國特有的隱形冠軍優勢,正在被數字化侵蝕的擔憂。「比任何時候,這些隱形冠軍企業都需要得到個性化的扶持」。


迫切需要龍頭企業
在以上這些產業政策觀點之外,這份計劃提出了這樣一個旗幟鮮明的觀點:德國和歐洲迫切需要龍頭企業。阿爾特邁爾部長說:「在某些領域,德國需要擁有國家乃至歐洲範圍內的旗艦企業,使其擁有能力與全球巨頭抗衡。」

按照《國家工業策略2030》計劃,政府應當出面協調建立跨企業聯合體,來共同進行電動汽車電池開發、人工智能研究等工作,最終目的則是「確保或重奪德國、歐盟的科技領先地位」。

同時,阿特邁爾部長呼籲歐盟競爭法需要修改,減少歐洲企業兼並或合併的障礙,以便促進歐盟公司可以合理地「大型化」。

他強化了阻擊外來並購的決心,建議必要時德國政府可在具有戰略重要性的企業中持股,以防這些企業被外資收購,雖然他對政府力量的干預場合和時機,進行了詳盡的描述,強調「只有在非常重要的情況下,國家才可以在一段有限時間內充當公司股份的收購者」。

報告還給歐盟進一步支招,認為歐盟需要一項工業戰略,加強整個歐洲的工業競爭力。而許多歐盟國家的去工業化進程必須逐步停止和扭轉。

目前歐盟過多討論了財政問題,較少地關注經濟政策的基本問題。現有幾種不同的理事會形式(競爭力理事會、貿易理事會、電訊理事會、能源理事會)都過於分散,沒有一個集中的理事會,將所有不同的方面匯集在一起,進行討論和作出決定。報告認為,歐盟需要一個「工業部長理事會」,從而減少當前處理單一事項的個別理事會。

最後報告提出了期望通過立法,進一步鞏固國家工業戰略。阿特邁爾建議2021年可以作為這樣一個啓動的時間點。

德國經濟的主幹幾十年來一直是私營的中小企業。德國的主流輿論也長期反對政策過多干預市場,「產業政策」一詞往往帶有貶義色彩。阿特邁爾的「產業戰略」正式出爐,自然也受到了社會各界的質疑。

德國經濟研究所所長米夏埃爾·許特說,他原則上反對阿爾特邁爾組建「旗艦企業」的做法。但他也承認,中國式的政府主導經濟體所構成的挑戰也是現實存在的,「關鍵是,組建‘旗艦企業’是否對一個國家的經濟基礎具有重大意義」。

曼海姆大學的宏觀經濟學教授格呂納(Hans Peter Grüner)指出,對於德國而言,「中國式的產業政策不可以成為選項。」他認為,這種做法不利於市場競爭,最終只會提高消費者的負擔。

該文件公佈後,下一步德國政界、企業、協會以及工會將進行討論,夏季休假時將由內閣通過。


有中國分析人士認為,《國家工業策略2030》,與其說是一個關於德國工業未來的策略倡議,不如說是一次關於「國家與產業」關係的陳述。它似乎在陳述一系列的原則,從而進行理念的宣貫,和不同尋常的知識普及。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