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德國中小企業為何對工業 4.0 不來電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Industry 4.0: A New Challenge for SMEs




来源: 财经十一人


德國數位經濟雷聲大雨點小
截至2017年上半年的統計結果,德國數位化產業對GDP貢獻僅為5.4個百分點,根據麥肯錫研究機構數據,德國對於數位化經濟的利用,僅僅在總量的10%左右,低迷的數位化經濟成長,會讓德國至2025年的八年中,失去5000億歐元的產值。


德国中小企业为何对工业4.0不感冒
3 各國數位化經濟利用比重 來源:
《知识自动化》整理




在歐盟範圍內數位化程度最高的,是資訊和通訊產業也包括媒體和金融服務領域。相對成長較慢的,包括資本較為密集的製造業,和許多政府機構部門,比如公共衛生服務和教育部門,這個現狀在德國尤其突出,在與歐盟其他國家的比較中 ,德國在服務業,運輸業,物流行業的表現都很一般。

 「德國工業的數位化程度,遠比我們預期的要低」,麥肯錫研究中心顧問,「一個重要原因是針對德國工業4.0升級的投資,僅僅在過去的兩到三年中得以實現。」

隨著德國對於數位化經濟推動的加速,透過物聯網製造數位服務業新成長,成為了許多公司面臨的任務。

很多人在談「工廠商業模型的升級和數據安全的保護」貌似熱鬧的話題,但是多數中小企業並無此打算。對此,作為研究中小企業在工業4.0下的轉型升級問題的主將,Fraunhofer產品與自動化研究院項目總監Muller評論道,「40%的工業4.0相關企業,到目前還沒有任何相對應的技術轉型計劃,這個高比例其實從反映出,這類企業需要扶持」。

看起來,即使德國數位化經濟大背景下,製造業和數位經濟技術之間的關係仍然不能明確。在數位化產業表現疲軟的情況下,擁有巨多中小企業的德國製造業,能否完成承載數位經濟成增長的歷史重任,仍然是個有待觀察的課題。即使在工業4.0的發源地德國,對中小企業而言,工業4.0也是一個奢侈的口號。

人才是難以揮開的痛
當甚至連美國,都羨慕德國的雙軌制人才教育的時候,德國的人才也陷入了深深的痛。不同於日本老齡化問題,德國人才呈現了結構性的問題。

在Fraunhofer IPA針對薩克森州5000位製造業技術人員,提出的問卷調查中,「對於工業4.0技術平台標準化的搭建需求」尤其突出。同時,企業在IT軟體系統上也備受詬病,「不靈活」「不統一」「跟不上」常常成為高頻形容詞,「市場需求的產品類型,一直在呈現多樣性複雜化的趨勢,而我們的軟體管理系統,卻往往無法適應這種變化」。這些問題,都體現在軟體人才需求的渴望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德國大學每年應屆畢業生的招聘上,所有涉及物流和經濟管理的專業,都或多或少的要求SAP數據庫的操作經驗,很多即將步入職場的年輕人,都對此表示非常有挑戰性。

在問卷調查報告中的其他問題,還包括工廠生產計劃的優化,市場產品需求的獲取,和對於產品數據的持續監控。但人才短缺讓這個問題雪上加霜。

資訊產業面臨的人才短缺,就連德國工程師協會都直言不諱:「我們在去年的公司調查中,資訊部門職位無法得到滿足,或者表現不佳的狀況,僅僅佔到20%左右,今年已經達到了33%,  不僅僅是在中小型公司,德國的大型企業,也同樣面臨此種困境。

2016年德國共有28800個資訊行業的職位供給,年同比成長率高達23%,並且缺口已達到了1:3.5的新高,許多公司不得不將IT部門設在國外或進行服務外包。

資訊軟體缺乏,是德國很多企業面臨著,數位化帶來的最大困擾之一。


不想擴張的中小企業
中小型企業,在德國一般僱員低於250人,年營業額低於5000萬歐元的企業。儘管在保證就業和產品創新品質上,他們功不可沒。但由於普遍的家族式管理——其實即使在福斯集團,甚至西門子公司,也可以看到家族管理的影子,和偏向地域化的市場行銷模式,讓這些小企業在高度整合中的資訊,資源甚至人力平台面前顯得十分徬徨。

9年過去了,歐洲的中小型企業像面對災難的嚙齒類動物一樣,很好的度過了難關,甚至有所成長。但由於德國多數的中小企業,都是製造業供應鏈企業,傳統經營模式中,中小型「供應鏈」類型企業,將大量的資源和精力放在了製造業「微笑曲線」的末端,即市場和服務,將德國企業訂單精準到「小時」和「米」單位上,這讓德國許多大型企業嘗盡了甜頭,高度分工的製造業鏈條,密集的供應鏈企業,不僅讓大型企業有了很多選擇,和討價還價的餘地,也讓在此領域的許多中小企業緊繃著神經。

讓筆者印象較深的是寶馬公司,在德國萊比錫建設的「手指工廠」。

在建設初期,工程師們就考慮到為方便產能提高,和日後物流作業,而將生產線建設成形似「手掌」蜿蜒狀,並在兩側留下了足夠空間進行擴張,如今16年過去了,手指越來越長,其背後就是供應鏈企業物流能力和產能的不斷提升,允許寶馬在車輛組裝方面,產能迅速膨脹。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B2B中小企業在殘酷的市場環境中物流和產品質量都得到了很大提升,但「微笑曲線」中間的生產段被冷落,本該與信息技術進步相結合的產能優化出現了滯後,在德國甚至人們常說,「養肥了康採恩(大型跨國企業),累死了供應商」。


在德國中小企業本身就具有的「不擴張性」企業文化背景下:
德国中小企业为何对工业4.0不感冒
2 1990-2010年德國就業市場



租借工成長規模
德國自2000年也出現了大量的「租借工」,即借由獨立人力公司雇傭,而非與用工企業締結合同的「臨時工」,企業借此免去許多解雇和稅務方面的成本和法律問題,這種勞動者被任意支配的用工方式,一度上升成為社會議題受到猛烈抨擊。

然而其背後,正是德國用工成本與產品利潤,在「世界變平」過程中產生的客觀衝突,大企業可以透過人力資源外包,轉嫁這種成本,而中小企業在這方面往往缺少選項,德國的高福利政策傳統,在製造業成本人力成本飆升,面臨騎虎難下。

龐大數目的公司情況千差萬別,在以品質著稱,「百家爭鳴」的德國中小企業文化氛圍,背後其實隱藏的是激烈的競爭,和差異巨大的技術研發,用人和管理模式,這些特點在過去半個多世紀的製造業歷史中,讓德國始終在加工零件供應上,處於領先優勢,而如今成為數位化升級巨大「作業量」,和缺乏統一資訊化平台的一個隱痛。

不要向中小企業剪羊毛
作為在國民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中小企業,當然也得到了相應的政府扶持,特別在全球化背景下,牽一髮而動全身,中小企業再次被推到市場競爭最前沿。

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的大背景下,尤其以資金為短缺的中小企業面臨著巨大壓力,對中小企業的保護,被迅速提上歐盟日程,當年6月歐盟委員會通過《中小企業商務法》報告,敦促各國在預算和貸款方面,予以中小企業扶持和保護,並減少政府機構對於中小企業帶來的干擾。

歐盟也在中小企業與大企業界定上,進行了一番討論,並將界限從之前的5000萬歐元營業額,提高到7500萬,對僱員人數不做「一刀剪」的界定,以在行政上保護在快速成長過程中的中型企業順利發展。政府在保護中小企業的力度上可見一斑。



德国中小企业为何对工业4.0不感冒
3 2015年歐盟各類型企業佔比(%
數據來源:歐盟委員會2017年公佈數據&德國經濟部 科隆



根據2015年的統計數據,歐盟境內中小企業數量超過2300萬家,在所有企業中佔比高達99.8%,提供了超過9000萬個就業職位,製造稅前產值超過39萬億歐元。

這意味著在歐盟範圍內,中小企業提供了,除國有公共服務部門外,市場70%的就業,創造了57%的經濟產值。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