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NB-IoT 與 LoRa 還搞不清楚嗎?這裡為你說清楚講明白!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Accelerating the IoT with Low Power Wide Area Networks


來源:物聯網智庫 作者:趙小飛


NB-IoT核心標準的凍結,讓大量企業快速地,參與到產業鏈的建設,LoRa聯盟經過近2年的推動,也形成了相對完善的產業生態系統,可以說,目前的低功耗廣域網路產業,雛形已經形成。


我們可以透過產業經濟方法,進行初步分析。「結構-行為-績效」是產業經濟學的經典分析框架,當然,簡單的三個詞語只是對於產業分析的高度凝練,其背後有太多的影響因素。

筆者擬透過系列文章,以「結構-行為-績效」的分析框架對低功耗廣域網路產業進行初步分析,本文先對低功耗廣域網路的市場結構進行梳理,後續篇章分析企業行為和市場績效。

經典產業經濟分析框架
接觸過經濟學的朋友,一定對產業經濟經典分析框架「結構-行為-績效」印象深刻,這一分析模型,是由哈佛大學經濟學家貝恩、謝勒等人創立,旨在觀察一個產業良性發展的過程。

由於外部環境的變化,從而讓特定行業的結構發生了變化,這種市場結構,決定企業在市場中的行為,而企業行為又決定,市場運行在各個方面的經濟績效。具體來說包括:

市場結構——外部各種環境的變化,對企業所在行業產生可能的影響,包括行業競爭格局的變化、產品需求的變化、細分市場的變化、行銷模型的變化等;

企業行為——指企業針對外部的衝擊,和市場結構的變化,有可能採取的應對措施,包括企業方面對相關業務單元的整合、業務的擴張與收縮、營運方式的轉變、管理的變革等一系列變動;

市場績效——在外部環境方面發生變化的情況下,企業在經營利潤、產品成本、市場佔有率等方面的變化趨勢。

雖然「結構-行為-績效」分析模型,是上世紀40年代形成的,但對現代產業仍是不錯的分析框架。

縱橫交錯的低功耗廣域網路市場結構
相對於傳統產業,物聯網的產業生態比較龐大,需要從縱向產業鏈和橫向技術標準,兩個維度多環節進行分析。

對於低功耗廣域網路,從縱向來看,目前已形成從「底層晶片—模組—終端—通訊設備—電信商—平台—應用」的完整產業鏈;從橫向來看,產業鏈每一環節都有NB-IoT、LoRa、Sigfox、ZETA、Ingenu等,不同技術標準的廠商存在。

所以,這一產業縱橫交錯,市場結構的研究較為複雜,我們需要區分縱向不同產業鏈環節,和橫向不同技術標準,形成何種競爭格局,由此對於市場結構進行綜合分析。

產業結構最典型的一個指標,便是市場集中度。所謂市場集中度,就是某一市場中位於前幾位的廠商,佔據該產業總體市佔率的比例,一般選擇前4-8家廠商。

這一指數從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該環節是否形成高度壟斷的格局,例如當前4家企業佔據整個市佔率的90%以上,則該領域被少數這幾家瓜分,寡頭壟斷態勢明顯。

我們選取目前已形成較為完善產業生態的NB-IoT和LoRa兩種技術標準,對每一環節的市場集中度,進行大體預估,集中度的大小反映在下圖對應矩形框的長度,長度越長,集中度越高,長度越短,集中度越小。

  

我們可以從產業鏈不同層面,進行具體分析:
在底層晶片領域,眾所皆知,當前高通、英特爾、MTK、華為海思、中興微電子、大唐、展訊等廠商,已有NB-IoT晶片的研發計劃和實施步驟,原有LTE晶片能力的廠商均可參與,沒法形成前2-3家壟斷大部分市場。

不過由於這一領域的廠商數量並不多,因此也不會形成大量市場參與者,市場集中度會保持在50%以下;而在LoRa陣營中,目前射頻晶片供應,集中在Semtech一家廠商,佔據絕大多數市佔率,從而形成大於80%的市場集中度。

在模組環節,由於具備通路、技術、規模的優勢,很多NB-IoT模組的出貨量,應該掌握在原來擁有2G/3G/LTE模組,產品線的廠商手中,這一群數量相對較多,再加上一些新的廠商進入該領域,故也無法形成較高的市場集中度;在LoRa模組群體中,原有廠商多為中小企業,在LoRa應用越來越多的情況下,還有不少廠商入局,使得整個市場形成相對充分競爭狀態,市場集中度較低。

在終端環節中,由於低功耗廣域網路通信技術,是大量行業、消費終端所需要的,而終端的種類多種多樣,無法形成少數企業擁有大規模終端的市場,因此終端市場極為分散,市場集中度較低。

在通訊設備和平台環節中,由於華為、愛立信、中興、諾基亞等通訊設備廠商,是NB-IoT標準的核心參與者和推動者,在蜂窩通信市場上,這些主流設備廠商,佔據絕大多數的市場佔有率。

在NB-IoT的商用中,也不可避免佔據絕大多數市佔率,可以說在這一環節的市場集中度較高,可能達到80%以上;而對於LoRa來說,一開始就有大量中小企業,參與LoRa基地台設備,和管理平台的研發和生產,目前具備整體方案提供能力的廠商很多,因此並不能形成高市場集中度。

而在對岸中國中興通訊,所發起的中國LoRa應用聯盟(CLAA)推出的共享模式,或在一定程度提升設備和平台的集中度,但仍然不會達到NB-IoT在這一環節的高集中度。

在對岸中國電信商環節為例,主流電信商非常明確,會佈署並經營NB-IoT網路,也就是說,未來的NB-IoT網路經營,仍將集中在三大電信商手裡,所以這一領域的市場集中度為100%;

而對於LoRa網路經營來說,由於要滿足各類公司行號用戶多樣化的需求,將來可能會出現,多種形式的經營服務商,包括CLAA的跨地域雲網路服務商、行業級網路服務商、企業私網服務商等,因此市場集中度非常低。

至於應用環節,不論是NB-IoT,還是LoRa網路,均要面對成千上萬多樣化的應用需求。這些物聯網的應用,沒法形成如傳統通信時代數億級同質化應用業務,而是碎片化特點突出,即時同一行業中,也有千差萬別的需求,因此應用環節不會形成高度的市場集中態勢。

總結來看,非常明顯的是NB-IoT的產業鏈上,多個環節具有高度市場集中度,可以看出這一領域更多是巨頭主導;LoRa產業鏈上晶片環節形成高度市場集中度,其他環節皆是大量參與者的形態。

當然,這些市場結構的形成,也是外部環境、進入退出壁壘、產品差異化等多重因素作用下形成的,在既有市場結構下,參與其中的企業,會以不同的方式開展競爭合作。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