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 MWC 2016 祖克伯格為何下注 VR 社交?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3S MARKET

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leiphone 曉樺

MWC 2016 | 扎克伯格为何下注VR社交?

上周,Facebook CEO馬克·祖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其加州總部裡和印尼總統Joko Widodo打了20分鐘零重力乒乓球,這是一款通過虛擬實境VR)頭盔玩的乒乓球遊戲。

本月初,新加坡總理訪問了Facebook在門洛派克的新總部,他也不知不覺地走進了祖克伯格辦公室隔壁的VR房間,並體驗了一番Oculus Rift。不過,這位新加坡總理倒是對虛擬恐龍更感興趣。

所以,祖克伯格在描述他與印尼總統的乒乓球遊戲時,講的是他們兩人如何一起花費20分鐘來共同完成一些事情。「虛擬實境中,用戶在意的是如何利用這項技術來與別人交流互動。」

MWC 2016 | 扎克伯格为何下注VR社交?

自從2014年春天Facebook收購了Oculus之後,祖克伯格就表達了一個願景,他將虛擬實境視為一個「社交平臺」——通過基於這項技術的設備,我們不僅可以玩遊戲和看電影,還可以真切地彼此進行交流互動。我們做了一個長期的押注,那就是沉浸式虛擬實境和增強現實將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前不久,Facebook宣佈以約20億美元收購虛擬實境公司 Oculus VR,「為下一代社交網路做好準備」。祖克伯格表示,行動是現在的平臺,Oculus VR 代表的是未來的平臺,它可能會改變未來我們工作、娛樂和交流的方式。此前大多數人都對這樣的設想保持懷疑的態度,但就近兩年的發展情況看,未來的軌跡似乎更向著祖克伯格的願景靠近。

Oculus Rift是變化發展的一部分。這個設備不僅能夠捕捉使用者的頭部運動,聯手部動作也能感應得到,然後給人帶來身臨其境式體驗。當紮克伯格和Widodo打零重力乒乓球時,雖然沒有真實的器材,但他們可以通過Rift看得見對方,和橫飛的乒乓球。

虛擬乒乓球只是Oculus「玩具箱」中的案例之一,其餘還可以放鞭炮、搭積木,等等。而且,這些遊戲當然支持多人參與。這種形式,就是祖克伯格說的通過虛擬實境來與真實世界交流互動的新方式之一。


同樣是虛擬實境,「觀落陰」不必帶任何台戴設備

VR社交應用
但更重要的是,祖克伯格對未來的想像很快就要實現了,因為越來越多的科技巨頭都擁有相同的看法。201410月,增加現實公司Magic Leap獲得5億美元融資,Google領投。幾個月後,微軟公佈其增強現實設備Hololens。同時,Google還在開發自己的VR設備,不僅有廉價的Cardboard,還在秘密開發更先進的產品。蘋果也可能在做同樣的事。正如祖克伯格所言,「兩年前人們還對這事不屑一顧。」

在昨晚的MWC上,祖克伯格登上了三星發佈會的舞臺,他公佈了新的公司團隊Social VR,將為Oculus開發「社交應用」。團隊將由設計師Daniel JamesMichael Booth主管。雖然他沒有透露社交應該會是什麼樣,而且Oculus本身也還沒正式發佈,但社交無疑是VR的重頭戲,至少它聽起來不像前兩年那麼可笑了。

Chris DixonOculus早期投資者風投公司A16Z的合夥人,他表示當Facebook收購Oculus時自己也很吃驚。「我們投資時沒想過會這樣,這一領域也不那麼火。」而現在連科技愛好者都認為VR是下一代的平臺了。一旦設備價格下來,品質提升,開發者湧進來後會誕生更多創造性的內容,不只是遊戲。

轉捩點
祖克伯格說,當他十一二歲時,父母給他買了第一台電腦。他當時完全沉迷其中,在數學課上老師講課時,他就在筆電上用CPascal寫程式。有時他還會想的更多,構想出一種當時還不可能的VR介面,「除了能流覽網頁這類2D的內容,你應該還能體驗到正在另一個世界之中」。


很多年輕人會有這種想法,不過他的環境變了。「我還是個小孩的時候,做這種事很不現實,但現在我們有了公司,也願意為遙遠的未來下注。」2014年,在讀了很多科幻小說,嘗試了商業和學術機構做的VRAR原型設備後,他和Facebook選擇了Oculus,代價是20億美元。「Oculus的展示對我來說是個轉捩點,我發現這(指VR)真的是可能的。」

祖克伯格認為VR不僅是新的社交平臺,還會是智慧手機之後的計算平臺。「先有PC,然後是網頁和手機,而VRAR會是下一個平臺。」換句話說,VR是我們與電腦互動的新方式,與世界互動的新方式。

對於20億美元的花費不是沒有人質疑,但Dixon很同意這種做法,並將OculusGoogle2005年收購Android相比較。「我很佩服Google的決定,但也會想,這有點奇怪。不過結果證明它們是對的。」Android需要時間,VR也一樣。

Facebook表示,自Gear VR發佈以來,使用者用它觀看影片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一百萬小時。而Google表示市面上有500萬個Cardboard,用戶共下了2500萬應用。這些似乎證明VR真的來了,但Dixon認為這些設備提供的體驗遠不如Oculus,一旦體驗過它,才能明白什麼是真正的VR。而正如小紮所說,「如果有其他人在和你一起玩,那影響力不可小覷。」


VR遇上AR,現實還是虛擬?
的確這樣,至少是小規模的。而最重要的問題仍然是,社交VR將如何與Facebook相適配。為了進一步向虛擬實境社交靠攏,Facebook已經給其News Feed功能增加360度影像的服務,它的好處是,讓VR影像無需特別的穿戴設備就能觀看。

祖克伯格也許並不清除,VRAR將會如何融合到一起,又或者說,他只是不打算這麼做。但遊戲的最終,是通過一副超羽量級的眼鏡,來幫助用戶快速地從虛擬實境切換回真實世界中——然後如此來回,實現虛擬與現實的完美融合,而不必於因為在虛擬實境中而錯失現實。

就算是今天看來,這些效果或許都顯得有些誇張。但至少在近幾年中,這些聽起來再不那麼天荒夜談了。


via  Wired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