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 日本電商也很發達 卻為何沖不垮實體店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日本电商也很发达 却为何冲不垮实体店
秦朔朋友圈 /周紫楠
  
11馬雲再次成為最大贏家。未過半天已超過去年交易總額,創新高達RMB 912.17億。天貓"11"晚會收視率強勢登頂,市場佔有率高達29.66%,全民依然沉浸線上上購物且邊看邊買的狂歡消費裡。與此同時,線下門店更加憂心忡忡,網購如此洶湧,線下商業還有出路嗎?

那麼你看看日本,看看香港,線下的商業有沒有被互聯網顛覆?!沒有。為什麼?商業要自我反省,我們為什麼這麼容易被衝擊和替代?

喬崎,90年代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日本數一數二的上市空間設計公司——丹青創藝設計的董事總經理,北京西單大悅城的室內設計師。

他告訴秦朔朋友圈,中國商業目前不景氣,網衝擊是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喬崎稱, 日本的電商也很發達,但是日本的伊勢丹依然人滿為患。

香港一出門就是各式各樣的商店,極其便利。而內地,自從有了淘寶京東天貓之後,線下商業便相當慘澹,大量商業地產同質化、造成過剩和積壓。

日本电商也很发达 却为何冲不垮实体店
北京西單大悅城

內地的購物中心,賣衣服不行,就轉型餐飲,餐飲不行,再轉成兒童遊樂場。一個個業態試驗,卻像是閉環。

是不是全民心態問題?
日本商業給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專注。一個壽司店可以經營150甚至250年。司店的老板待寿司就像對待藝術品一樣。做壽司的師傅不抽煙,因為他們認為身上有一點點煙味都會滲透在壽司裡,必須沒有不良嗜好。

巴馬去的那個壽司店——數寄屋橋次郎,被譽為寿司之神的小野二郎,今年90歲,超過55年的時間都在做壽司。日本人能在持續不斷的專注中獲得滿足感,所以心平氣和。他們開店,不是多多益善,而是要好到讓自己滿意。

日本电商也很发达 却为何冲不垮实体店
寿司之神小野二郎

而中國人的滿足感,似乎是不斷賺錢,而且是一窩蜂。比如教育是精英教育,孩子們有條件的都在學鋼琴,學這學那;大學畢業生最喜歡的就業的領域是金融和網路,2015749萬畢業生搜索最熱門公司的前20集中在金融、網路兩大行業。

大部分中國人的目標是成為——有錢的精英。普通人也能意識到整個社會氣氛的浮躁,而他們自己其實也是釀成浮躁的一份子。普通人也能感覺到精細專注的好處,只是只能去去日本買買自己欣賞的東西,比如電子鍋和馬桶蓋。

所以,中國商場的開發商和運營者都要想一想,商場受到衝擊跟自己缺乏專注的心態有沒有關係。

為什麼不做好紙上談兵
IBM在給中國公司做諮詢時說,中國企業沒有興趣把事情一次做好,而是一次次從頭開始做事。在喬崎看來,日本設計界一直認為紙上談兵非常重要,內容定位要先想好,一開始就要尊重商業定位再出具體設計。

就像我們做博物館科技館的時候,應該像導演一樣編故事,先做展示設計,再做建築設計。建築要為內容服務,有故事的設計是有靈感的設計。

現在中國很多商業體進去設計,都要敲幾次牆才能重新設計,招商也是不倫不類,動線更是失去了章法。很多二三線城市的商場根本招不來商,幾經易手之後,只是換個招牌,內容根本沒變,或者是準備複製一個什麼有名的商場。

日本电商也很发达 却为何冲不垮实体店
大阪梅田新地標GRAND FRONT UMEKITA FLOOR

商業關乎消費者體驗,線下感受最重要。在日本,買書也是會上亞馬遜的,而很多東西,都是感受之後才會買的,日本的伊勢丹、唐吉訶德(24小時店)等,很多人在逛,包括很多中國明星也喜歡。

日本人對於招商不是做房東的心態,是共同經營的心態。日本的伊勢丹,更是有很強的商品策劃能力。

而中國的很多商場,開發商和招商運營的單位處於被動地位,現在一股腦兒就想做轉型做餐飲或者兒童樂園,或者完全複製某種風格,比如澳門的威尼斯人酒店。

根本不考慮商圈實際社會經濟狀況,也沒有科學系統的定價體系,更不用說是研究裝修設計跟業態的匹配度,還有提供給顧客更多附加值。六本木花了十五年才開業,而中國的著名商場從設計到開業就花了半年時間,開業前一天2000多人通宵趕工。

當然中國有也做的比較好的,比如新光天地之所以能成功,就是為商家著想,大家一起經營。喬崎說,新光天地裡面女裝賣的最好的就是日本品牌子苞米,這個品牌的店鋪是他們設計的,事先考慮了很多因素。此外,日本的空間陳列也特別講究,一平米可以放幾千種東西,琳琅滿目,而中國或許就幾百種,值得學習。

衝擊不到的地方先應該精深
偉大在於細節的積累。一家知名企業的老總和客人一道上洗手間。老總發現便池中有一個煙頭,便伸手撿了起來。客人問:你不覺得髒嗎?老總答:你覺得髒嗎?

日本电商也很发达 却为何冲不垮实体店

讓很多中間環節的交易成本降低、整合分散資源的能力加強,目前還沒有展現出更多加強品質和附加值的能力,網路衝擊不到的地方,就是那些體現相對優雅的生活水準、穩定成熟的國民心態和心理需求的領域。

商場其實是些類公共空間,它展示出的人性化、內容與細節,其實是人們共同營造出來的。

有在歐洲的朋友說,中國人現在是quick imitation(快速模仿),沒有辦法安靜下來,靜靜地把事情做好。慢生活,也往往有很多靈感和創意,歐洲人做一件事情是為了last(延續),而中國人做一件事可能是rebuilt(重建)。精深之處,可能需要大家都集體慢下才能體會並共同建設了。

喬崎同時還指出,中國商業之所以過剩,一窩蜂而起,是因為缺乏宏觀上的規劃。日本曾經有《大店法》(日本的《關於調整大型零售商店零售業務活動的法律》,一般簡稱為《大店法》。


19743月開始實施,199712月被廢止。)這個過程其實保證了這個區域的多樣化和豐富的商業組合,避免商業過剩佈局。中國商業依然保持其體量之博大,精深之路卻路漫漫其修遠兮。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