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Options = {...}; ‧ 探究智能家居:平台易搭硬體難啃 - 3S Market「全球智慧科技應用」市場資訊網
2014年4月14日 星期一

來源:北京晨報 
    
落寞已久的智能家居,終於在今年初露端倪。它分為硬體、平台、應用三個環節,其中,行動網路的爆發,讓後兩個環節見效迅速,接下來,就全是些難啃的骨頭了,比如硬體。
  

兩種解決方案 把家電連起來
智慧家居概念吹了十年,如今才到起步階段,產品多夯且不談,最迫切的是先找到一種方案,把家電都連接起來。
  
330日,海眸智慧管家發佈,中樞是一個智慧盒子,能學習紅外線指令,像空調、電視這類可遙控家電,只需拿遙控器對著它按一遍,之後就能用手機操控。
  
這有什麼用?海眸科技CEO王威傑舉了一個例子。“你在外上班,家裡老人看電視打盹,可以用手機把音量調小,免得讓他一驚一乍。”
  
類似的廠商有Broadlink,是一家創業公司。今年3月,小米路由器第三輪公測,裡面就集成了Broadlink的模組,功能與海眸的盒子很像。
  
還有第二種切入方案,實踐者是極路由公司:先做路由器,隨後再向其他家電拓展。“目前,我們已經能用手機遙控路由器,形成了家電物聯網的雛形。”極路由CEO王楚雲表示。
  
據海爾U-home相關負責人透露,該公司智慧家居系統,採用的便是智慧閘道,類似第二種方案。

思路各有利弊 都將殊途同歸兩種思路各有利弊。  
“二者最大的區別是,我們是在路由器之後,再造一個局域網,它是直接在路由器上畫出一個圓。”從成本上講,海眸王威傑承認,路由器方案造價更低。據瞭解,極路由目前產品均在人民幣200元以下,而海眸盒子正常售價為999元。
  
“主要考慮的是安全問題,路由器先做一層安全,我們再做一圈。”王威傑表示,智慧家居隱私級別高,一旦被攻破,那家裡就可以隨便進了。
  
而王楚雲的思路是,先讓用戶把路由器換掉,隨後再拓展,這樣更容易一些。“用高價專門買一個物聯網設備,使用者會很難接受。”
  
當然,兩種方案最終要做的事情是一樣的:智慧家居資訊中樞。“極路由目前已經展現出硬體平台(路由器)、雲平台、應用平台(APP),這是家庭物聯網必經的三個點,接下來我們會找一兩家廠商,把底層技術打通。”王楚雲說道。王威傑也表示,目前平臺層面的開發已經完成,未來可能開放介面,讓協力廠商設備融入。
  
停留在遠端操控 硬體設備未改造
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難度比現在大得多。智慧家居產業鏈並不長,上游是海眸、極路由這種平台,下游就是周邊設備,如洗衣機、空調、電視等廠商。上游只能解決連接,並不能徹底解決智慧問題。
  
以海眸為例,它目前改變的只是操控層面:之前用遙控器的家電,現在用手機控制;沒有遙控器的家電,只能控制給電不給電。終歸說來,硬體層面並沒有改造,用的還是原有的產品。“家電售價並不便宜,我們的理念是,儘量不改變用戶原有習慣。”王威傑表示。
  
然而,若不改造硬體,會給遠端操控的使用帶來問題。比如微波爐,你需要提前把飯菜放進去、定好時,然後用手機操控。
  
“看到這個案例,我當時就笑了。”家電觀察家劉步塵表示,這不是讓體驗變得更簡單,而是更麻煩。“單純的手機操控,並不是一個正確的方向。”
  
北京慧豪智業總經理鄭惠女士更直言:“答案很明確,遠端控制沒有市場需求。”她認為,所有家電中,只有空調需要,對洗衣機、微波爐遙控沒有任何意義。

廠商標準不統一 增大改造難度
單平台使勁沒有用,必須是整個生態系統的改變。“需要對原有家電進行改造,比如遙控微波爐,提前放米總泡著不合適吧?是不是要增加儲存米罐、淘米功能?”王楚雲表示。
  
家電行業,全方面終端智慧化改造的,海爾是最早的企業之一。在其智慧家居系統U-home下,智慧終端機涵蓋空調、冰箱、洗衣機、熱水器、烤箱等。此外,美的、海信、澳柯瑪也有各自產品。
  
這又會造成一個問題。“硬體廠商眾多,各家沒有統一標準,只有互聯網雲端到手機的標準是統一的。”
  
以通信協議為例,慧豪智業鄭惠表示,“許多智慧單品不願意公開協議,人家研究出來的東西,憑什麼給你?舉個例子,大金空調賣的好,你跟她去要,她打死也不會給你,除非你去買外控板。”
  
但現在來看,這種情況已有所好轉。王楚雲表示,“找我們的廠商不少,我們準備選一兩家,嘗試打通協議標準。”
  
探索方向兩個極端 大資料與個人定制
只有如此,硬體得到改造,才能結合大資料做進一步創新。王楚雲表示,物聯網發展有幾個階段,第一個是工具,需要人去操控;第二個是智慧,提供資訊提示,説明人去選擇;下一步是智慧,設備能幫你做選擇。
  
真正的物聯網是第三步。“智慧終端機有各種感測器,如某一天戶外空氣不好,會自動幫你關窗。”王楚雲表示,如果極路由要在該領域做出成績,更希望與其他企業一起,把資料獲取到雲端,通過大資料計算出一個邏輯,直接替使用者選擇。
  
與大資料相對,鄭惠的觀點是,智慧家居實際是個人定制服務,每個人需求不一樣,為誰服務就要知道誰的需求。
  
“比如我問客戶平時幾點回家?她說12點,那我就弄一個功能,在車庫按一個鍵,從車庫到臥室的燈全部亮了。”她的感觸是,用戶不會主動告訴你的需求,你必須給客戶提問題。
  
這些都是未來的探索方向。但就現狀而言,家電觀察家劉步塵,目前智慧家居都是概念階段,真正的產品至少還得等三年。
■業內聲音
智能家居夯?純屬胡說八道 
慧豪智業總經理鄭惠女士從事智慧家居已有14年之久,當時北京同行就1-2家,後來都死光了。為什麼她能堅持下來?“我本身是學控制的,覺得這東西特好玩。”這十年裡,鄭惠感覺智慧家居的需求確實有增加,但發展是平穩的。她表示,現在說的夯,是幹這行的人多了,都想做這個,在業內很夯,但客戶並沒有夯。“早在2008年,就有人說是智能家居元年,哪呢?現在又開始智慧家居元年,哪呢?現在說市場夯,那純屬胡說八道。”

                                                                                                                                                                                                                            

0 意見: